快捷导航
拍电影网 门户 资讯 查看内容

阿莫多瓦施压Netflix 金棕榈奖影片必须上院线!

2017-5-19 18:18| 发布者: 后浪电影学院

摘要: 不上大银幕的“电影”,能参加电影节吗?Netflix和戛纳都在头疼的问题!

 

      数字平台是一个有着正面影响且多采多姿的新型态观看方式。但这些平台、这些新的形式,不应取代包含前往电影院在内,既有的观看方式…无论是金棕榈或其他任何奖项,我个人都无法想象会颁给一部无法在大银幕被看见的电影。


——第 70 届戛纳影展评审团主席阿莫多瓦


就在戛纳影展风光开幕的同一天,今年的戛纳影展评审团主席阿莫多瓦做出上述声明,基本上直接判了 2 部竞赛片──奉俊昊的《玉子》,以及诺亚·鲍姆巴赫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的死刑,也为剑拔弩张的 Netflix 大战戛纳影展,挑起最新一役。


选片争议与 Netflix 条款


时间拉回到今年 4 月中,随着戛纳影展公布今年的竞赛片片单,争议也随之而来。在 19 部电影里,包含了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以及《弗兰西丝·哈》导演诺亚·鲍姆巴赫新作《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The Meyerowitz Stories)皆含在内。纯就过往纪录来说,此一决定并不让人意外:奉俊昊本来就是备受尊敬的当代大师,前作《母亲》亦曾入选戛纳的一种注目单元;鲍姆巴赫虽然是第一次参加戛纳,但本身毕竟也是成名已久的作者型导演,入选依旧可以理解(当然,也可能是一向深受戛纳喜爱的伍迪艾伦今年没有新片,戛纳又想有部风格类似的,所以…)但不巧这 2 部片发行商都是 Netflix,情势瞬间变得复杂许多。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


《玉子》(Okja)是由美国Netflix与Plan B娱乐共同制作的120分钟冒险电影。玉子其实是一只转基因猪的名字,它生活在江原道山谷里的乡村里,一天它被多国企业绑架,玉子的突然消失,令美子抱着必死的决心踏上了寻找玉子的征程,并被卷入了意想不到的阴谋 。


在法国,任何电影只要上了院线,都必须要隔 36 个月才能上数字平台,此一规定或许保障影院,但对本来就是数字起家的 Netflix 来说,根本是断其生路。在美国或欧洲其他国家,Netflix 还会与特定影院配合,进行重点电影的小规模放映(特别是当电影有机会冲击奥斯卡的时候),但在法国,Netflix 向来是直接跳过影院这环,直接让电影全球同步于平台上架。此举直接杠上法国的电影发行商组织法国影院联盟:可以想象,当法国最重要的影展(甚至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影展之一),选择让 2 部法国影院根本看不到的电影竞逐最高荣誉,对法国影院是情何以堪(相较之下,Amazon 虽同属数字平台,但其出资的电影如 托德·海因斯 的《寂静中的惊奇》还是会循一般影院路径上映,故完全不受影响)。


《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剧照


于是,在法国影院联盟施压之下,戛纳影展于 5 月初宣布,自 2018 年开始,所有戛纳影展的竞赛片必须要有在法国影院放映的计划,此举被视为针对 Netflix 的特别条款(法国以外,《玉子》已排定要在韩国与北美的影院上映)。新闻稿一出,Netflix 执行长里德海斯汀直接在推特上呛声此举是「建制团体想要联合起来排挤我们(The establishment closing ranks against us.)」。


2017 戛纳影展之失控的评审团(?)


有着选片争议以及 Netflix 条款在先,此一话题于影展开幕当天继续延烧。在开幕记者会上,当被问起自己对此事的想法,担任今年评审团主席的阿莫多瓦以本文开头的声明,表明自己支持传统影院的立场。除了前述引言外,阿莫多瓦另外说了这段话:“不管在何种情况下,(Netflix)皆不应该改变观众的观影习惯。我认为这些新平台的唯一选择,便是遵守所有既有网络所遵守的规则。”也意味着,除非奇迹发生,《玉子》及《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基本上确定是锻羽而归,只能陪跑参展。

即将于 Netflix 上映的《明亮》


但也不是所有评审都赞同阿莫多瓦的立场。同为今年评审团成员之一、新作《明亮》即将于 Netflix 上映的威尔·史密斯,便明显站在数字平台这边。在他看来,“我不知道别人家里状况为何,但在我家,我们是否去电影院看电影,跟 Netflix 一点关系也没有… Netflix 对我们家是只有好没有坏,因为我的小孩可以藉此看到方圆百里之内没有任何影院在播的电影,让他们与世界产生连结…并大大拓展我的小孩对世界各地电影的理解。”

美如画的阿涅丝·雅维《导演的诞生:我的第一部电影》一书,其中有关阿涅丝·雅维第一部独立执导的长片的幕前幕后故事!


另一位评审,法国演员兼导演阿涅丝·雅维直接讲明:“…这是一个法国专属的问题。情况在世界各地并不相同,我们应该要质疑的是这个情况,而不是惩罚大导们。法国人应该要能在大银幕上看到这些作品。” 看来奇迹会不会发生在这 2 部电影身上,恐怕还有得争(当然,电影本身得要够争气是根本)。


真困境还是假议题?


事实是,扣除法国影院联盟的不满,Netflix 与影展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紧绷。Netflix 的内容执行官泰德·萨兰多斯便试图为整件事情缓颊:“戛纳影展向来有着只邀他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电影参展的光荣传统,我相信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邀请《玉子》。我对于我们与《玉子》和戛纳影展的关系感到骄傲,我也相信《玉子》是世上最好的电影之一…电影发行是未来人们会不断争论的事情… 我相信在未来,戛纳还是会邀请世界上最好的电影参展。电影发行正随着时代改变,也因此影展也会随着时代改变。”


Netflix 的内容执行官泰德·萨兰多斯


而在戛纳影展之后,包含威尼斯影展与多伦多影展—— 2 个过去皆有放映 Netflix 作品的影展——也针对此事发表声明。但无论是威尼斯影展总监阿尔伯托·巴巴拉(Alberto Barbera)或多伦多影展总监卡梅隆·贝利 (Cameron Bailey)皆明显对此是采开放态度,巴巴拉认为“从影院老板、发行商、经销方、制片…各方利益皆牵扯其中,但影展的角色必须要超然独立,以推广高质量作品为己任,而非在哪里看电影。”贝利则更进一步,我们的影展选片欢迎我们能找到的最好作品,跟作品是不是会在影院放映无关。

《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亚当·桑德勒 主演


而当然,不能参加竞赛也不代表 Netflix 不能参加戛纳影展。如今年除了  Netflix 的 2 部电影,过往曾在戛纳扬名立万的两位金棕榈得主简·坎皮恩 与大卫·林奇 ,亦分别带着自己的电视影集作品在戛纳播放(坎皮恩是《谜湖之巅》第 2 季,林奇则是《双峰》第 3 季),《鸟人》导演、奥斯卡最佳导演得主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 Iñárritu)亦有新作亮相—— 一件新的 VR 装置艺术。如果 Netflix 愿意放弃竞逐金棕榈,相信空间还是不小。


《谜湖之巅》第 2 季剧照


不可否认,扣除此起彼落的手机铃声、永远闪个不停的通讯软件、比某些人客厅还小的银幕、差劲的隔音,以及拙劣的放映技术,进电影院依旧是享受一部作品的最佳方式。但整个看下来,Netflix与戛纳的争议,与其说关乎艺术存亡,似乎与胶卷对决数字一样,更像是个旧体制对抗新技术的假议题。


必须说,抱怨数字拍摄与数字发行最猛烈的,无论阿莫多瓦、昆汀·塔伦蒂诺、诺兰等,往往也是最不需要烦恼拍摄格式或发行的。其实就连奉俊昊本人,扣除无法用 35 mm拍摄(Netflix 所有影片皆须用 4K 格式拍摄,但最后奉俊昊选择使用 Alexa 65,约当等于胶卷的 70 mm大格式),反而更感念 Netflix 所提供的(韩国史上最高,投资5700万美金约,578亿韩币)预算以及绝对创作自由。至于是不是不在影院播放,就不可能是一部好电影?这个问题恐怕与金棕榈无关,多数观众心中自有定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相关分类

下级分类

热门排行

拍电影网 ( 京ICP备12002719号 ) 小黑屋|  |社区排行  |手机版|出版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