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您写的那些叫喜剧吗?
佐尔巴

2020-09-25 00:00:00

有多少人把喜剧写成了闹剧?


毫无疑问,喜剧是近年来最受欢迎的戏剧类型,从小品、综艺到电视、电影,喜剧充斥了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在爆笑之余,我们也发现目前喜剧作品“段子化”的倾向比较严重。和综艺节目泛喜剧化相比,电影和电视的喜剧作品质量更是严重滑坡。


喜剧片仿佛跌入了一个怪圈——雷人的造型、扭曲的肢体、夸张的表情、做作的台词,他们越是绞尽脑汁逗人笑,就越让人笑不出来,喜剧似乎变成了闹剧。




什么才是喜剧呢?


5分钟一个梗,10分钟一场误会,是喜剧吗?强行卖惨,用身体伤害博观众一笑,是喜剧吗?装傻扮丑,耍耍屎尿屁是喜剧吗?把剧本塞满插科打诨的笑话,是喜剧吗?


“某人踩到香蕉皮滑倒”是笑话还是喜剧?喜剧有别于其他戏剧类型的特色又在哪?



当编剧们忙着将剧本塞满笑点,可能到最后才发现:笑话不是喜剧里头最重要的元素,角色才是!


关于喜剧这门艺术,我们总是有太多的误解和偏见。当我们为了喜剧而喜剧的时候,试问有多少人认真严肃地分析过喜剧?喜剧的本质又是什么?


喜剧大师卓别林曾经说过:“喜剧其实是一门很严谨的学问。你必须看起来有点滑稽,但其实你很正经。”逗人笑,往往比让人哭还要难。但喜剧真的只能靠天赋,教不来、也学不会吗?




喜剧界的《故事》?


虽然市面上已经有很多“编剧秘籍”、“编剧圣经”,但很少有书籍能够提供对喜剧理论和喜剧创作的分析和讲解,更别提关于编剧、导演和演员对于喜剧理论的实际应用了。而《喜剧这回事》的出现,让中文创作者终于有了案头必备的喜剧圣经。


为什么说它堪称喜剧界的《故事》?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本书的作者——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喜剧专家史蒂夫•卡普兰,他是《老友记》《破产姐妹》《欲望都市》主创的故事导师,曾为《功夫熊猫》《超人总动员》把关笑点,曾培养出多位奥斯卡、金球奖、艾美奖得主,他是迪士尼&梦工场编剧顾问、HBO重磅项目创建人。



在《喜剧这回事》里,史蒂夫•卡普兰将整个职业生涯摸索出来的创作经验、对喜剧原理的深刻理解,以诙谐睿智的笔调一一道来,为大家破除迷思、答疑解惑,借《生活大爆炸》《老友记》《宋飞正传》《土拨鼠之日》《安妮•霍尔》等成功商业剧本案例,揭开作品长“笑”不衰的奥秘。


卡普兰在序言中写道:“通过本书所给出的概念,你将可以理解喜剧为何使人发笑、哪些笑料管用、如果它不能逗人发笑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以及掌握那些能使喜剧进行下去的修正工具。




再问一遍,喜剧是什么?


“喜剧是一种阐述人类生活真相的艺术。”


史蒂夫•卡普兰认为与正剧聚焦于人类的理想境界相比,喜剧让我们直面自己所处的现实,以真实自我的面貌去生活,喜剧自如地展现着人性的弱点:犹疑不决、木讷笨拙、小心摸索、缺乏自信——都是喜剧的关键元素。(这些不正是适合形容我们的词语吗?)



喜剧将我们所有的缺点、瑕疵和失败看得清清楚楚,且从不对它们加以斥责。因为——人无完人。喜剧阐述了真相。更具体地说,喜剧阐述了关于人的真相。


喜剧是一种阐述人之为人的真相的艺术。虽然有些人会在这个联结上犹豫片刻,然后指出正剧同样阐述了真相,关于我们本身多么高尚、无私、有爱心——但那并不是全部的真相。


真相是:我们都有缺陷

    我们都会时不时犯傻

    我们都有弱点

    我们都搞不清状况……




喜剧也有公式?


在卡普兰看来,喜剧和物理学一样,也可以经由公式来表达——这个公式能够帮助我们看清这项艺术内在的动态变化与运行机制,看清喜剧的杠杆、轴心、支点。类似喜剧的质能方程 E=mc2。


卡普兰的喜剧公式便是:


“喜剧讲的是一个普通人,在不具备许多获胜必备的技能和工具的情况下,与无法克服的困难作斗争,且从不放弃希望。”


对照着它,你会发现几乎所有喜剧都遵从这个规律。没有什么能比杰瑞·刘易斯(嗨,连法国人都爱他!)的发言更具权威性质了:“我虽然没有在理论层面仔细思考过究竟是什么令人们发笑,但是一切喜剧的基础都是‘遇到麻烦的人’。”更精确地说:一个普通人挣扎着想要解决一个以他的能力明显解决不了的问题,且不放弃希望。



一个普通人杰基·格里森曾将这个概念描述为“笨人”——一个蠢货,一个废物,一个不完美的人。换句话说,某个与我们自身非常相像的人。


与无法克服的困难作斗争:有什么能比我们自己的死亡更无法克服?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在竭力对抗迫在眉睫的死亡。在《呆头鹅》中,伍迪·艾伦正在为了他的重要约会做准备,与此同时还要与一罐爽身粉作斗争。无论你正在与什么作斗争,你都知道这不会是个容易的任务。


不具备许多获胜必备的技能和工具:我们并不完美。我们在开启竞争时,既不是无所不知也不是无所不能,既不是坚不可摧也不是势不可挡,更谈不上坚定不移。说实话,我们很容易就会放弃、动摇。然而,即使有这一切的缺点,我们仍然挣扎着继续……



且从不放弃希望:在喜剧中,我们所说、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使我们的生活好上那么一点点,哪怕程度极其微小。无论我们的角色在武器和人数上处于何等劣势,他们在说每一句台词、做每一个动作时,都在希望着这能使情况有所改善。它可能是无意义乃至甚为愚蠢的希望,但它毕竟也是希望。这是我们的处境:我们都生活在宇宙中某个遍地灰烬的斜坡上,在不具备很多甚至任何获胜所必备的工具的情况下,徒劳地尝试着与无法克服的困难作斗争,且从不放弃希望!


移除其中任何一种元素,场景中的喜剧动力都会损失,至少也是有所减弱。比如,随便找出伍迪·艾伦早期的某部电影。它们中有很多都以神经质的纽约人为主角——这些人的肉体、精神和情绪全都一团乱——讲述他们如何寻找真爱。在这些电影中,主角会遭到各种形式的侮辱,但纵使不断被打倒,他们仍会想方设法爬起来,在新的一天继续活着、爱着。一般来说,这些影片都会很好笑,有时甚至精彩非凡。这一基本模式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于诸如《安妮·霍尔》《曼哈顿》《傻瓜大闹科学城》和《爱与死》这样的影片中。



现在想一想他的晚期(嗯,就是那些不那么好笑的)电影,那个时期伍迪努力模仿他的电影界偶像——伯格曼和费里尼,因而创作、执导了一批“深刻”的影片(还记得伍迪那番“喜剧特低幼”的言论吗?)。我对其中一部印象很深——《情怀九月天》(September,1987),因为我有好几个朋友在里面做群众演员,他们有个任务——确切地说是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每天浑身上下都穿成米黄色来片场。我感觉,这非常上东区,堪比香蕉共和国。我不能确定。我生在皇后区,住在地狱厨房,很少穿米黄色的衣服。


你看过《情怀九月天》吗?那是一部很典型的伍迪·艾伦作品:纽约中上层,挤在佛蒙特州的避暑别墅里,一边与各种神经质症状搏斗,一边渴求、追逐真爱,只是这一次与以前有着决定性的不同——他们都很痛苦,而且他们全都知道这一点。懂了吧?他们陷入了痛苦。他们都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么不幸,前途有多么黑暗,这一切又有多么悲剧且无意义——它是一部不存在任何希望的伍迪·艾伦电影。把希望拿走,你就得到了一部正剧。你得到了《情怀九月天》。



这个公式并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抑或不能变更的圭臬。我觉得你可以从相信自己的直觉起步。这里要补充的是,诚如我的工作坊的某位学员所言,“它并非一本讲解‘如何做’的手册,而是一张迷路时可供参考的地图”


所以再提一次——喜剧公式:一个普通人,在不具备许多获胜必备的技能和工具的情况下,与无法克服的困难作斗争,且从不放弃希望。将公式中的任何一部分拿走,场景中的喜剧元素便会减弱、消失。你会创造出一个更偏向正剧而不是喜剧的时刻、场景或者电影——当然,如果那才是你所追求的目标,这真是好极了。但如果你正在写一部浪漫爱情片的话,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经由喜剧公式,卡普兰推导出一系列易上手、很实用的秘密武器,它们就是“喜剧的秘密武器”。这些技法学校里是不教的。你不会在《故事》或者《电影剧本写作基础》上读到它们,在即兴表演工作坊或单口喜剧的培训班里也是学不到的。它们是隐秘的杠杆,能够对一个场景、一出戏剧或者一部电影中的喜剧元素起到调节作用。


那这些“秘密武器”究竟是什么呢?点击这里即可获取!


2


洞察喜剧本质,「喜剧感知测试」破除迷思!

揭开搞笑原理,「喜剧公式」让你一招见笑!

八大实用「武器」,助你筛查问题、突破瓶颈!


让喜剧告别尴尬,

回归一个「抓人」故事该有的样子。


《喜剧这回事》

后浪电影学院官方店铺已上架,

这里即可拥有这本喜剧圣经!


本文摘编自《喜剧这回事》

图片均来自网络


   文章来源:未知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comment Login | Register immediately
相关推荐
排行榜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