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过春天》后再拍跨境题材,要呈现中国与世界的对话
头条

2020-09-03 00:00:00








按:近日,白雪导演的处女作《过春天》确认将于今年秋季在日本上映。沉寂十年的白雪凭借自己的第一部处女作,不仅在国内获得如潮好评,还闯入了日韩法的国际电影市场。从北京电影学院科班学习了六年的白雪,毕业之后选择了回归家庭,当周围的同班同学都在创作的道路上拼命追赶时,她却不疾不徐,在日常琐碎的平凡生活中沉淀自己。十年之后,她带着《过春天》回来了。










拍电影网Pmovie近日有幸采访到了正在参加北影节的白雪导演,谈到这十年远离片场的家庭生活,她说:“其实开机前我自己会有一些忐忑,但是虽然已经毕业了十年,期间也没有去跟过剧组拍戏,但是等进入到这个气氛里面的时候,你自然就会了。就好像学会了骑自行车,虽然很多年不骑了,但是一旦骑上它,你还是会有那种感觉。”



Q:您的作品《过春天》马上要在日本上映了,作为处女作就可以在海外市场上映的机会,您有什么感触?


电影《过春天》日版海报


白雪:还是挺开心的,因为电影对我而言是一个跟大家交流的途径。我觉得电影不能够说教,或者是给你一个解决生活困境的方案等,它不承担这个责任。但是电影又有记录等一些特性,所以如果在特定的时间段,我们用电影这个手段,把人群高于生活的一部分,用艺术化的方式呈现出来,可以让全世界各地的人看到,并接受他们的一些反馈,我觉得是一件挺让人开心的事情。 


Q:最开始有想过《过春天》的受众定位吗?

白雪:这个问题可能是片子出来之后,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会去想的。我自己觉得它就是一部写人的电影。有一些写人的电影,其实非常精彩,例如像伊斯特伍德的电影。我自己比较希望这部电影有比较强烈的戏剧动作,把这两方面结合在一块,可以呈现出一个相对有可看性的电影。
 
Q:在表现这位少女的生活经历中,您会有哪些想要表现的侧重点?

白雪:在写剧本的时候,佩佩在我脑海里总有一种一直在奔跑的感觉。所以在这部电影的配乐上面,其实可以看到它内里的一个劲儿。我希望这个片子有一些很生猛的东西,这个气质是我很想去追求的。

 

电影《过春天》正式海报 中国大陆

Q:在《过春天》里您使用了两位大家不是很熟悉的,算是比较新的大银幕面孔,我认为您挑演员挑得非常好,想问一下您后续的作品是打算继续这样做吗?还是说会找一些已经入行很多年的成熟演员一起合作?

白雪:其实是基于剧本的。一开始我选择演员,包括自己对于演员的判断标准,是以合不合适角色为最主要的审核标准,在此基础之上可能会有各方面的权衡,但是我还是以是否适合为出发点的。

演员 黄尧(饰 佩佩)和汤加文(饰 JO)


当时因为两个角色又要会说粤语又要年轻,这样的演员相对来说比较少,也比较难找到。正好有黄尧和汤加文这样两位新人演员,她们的呈现或者是这个电影可以让她们能够往核心的电影圈、影视圈再迈进一步,我觉得这个其实是更值得高兴的事情。

 

演员 黄尧(饰 佩佩)和汤加文(饰 JO)


Q:您影片中“跨境学童”这个题材还是挺少见的,您最开始选择这个角度会有一些顾虑吗?

白雪:有,我觉得这个题材还是比较小众的,但是因为这是我的第一部处女作,相对来说创作空间是比较自由的。(跨境学童)这样的一个群体,它特别值得被记录下来。片中主人公因为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环境当中,所以需要在两边都找到一个平衡和一个如何自洽的状态,我觉得这个东西天然的适合用电影去表现。这部影片对于大多数的观众来说,可能还是比较小众的。可是主人公的心态或者说“少女的夹角”,是值得挖掘和探索的。当时拍处女作不用考虑市场这些问题,所以就比较自由地去创作了。

 

电影《过春天》官方剧照


Q:您刚才提到说可能处女作对于市场其实不太会考虑,想知道这部影片上映以后,您是不是对文艺片的市场有一些全新的认知?

白雪:我觉得通过这个电影,第一次知道观众是什么。原来我自己也看电影也买票,但是《过春天》上映的那些天,我就会自己看猫眼的动态,我就发现原来票房真的就是这样一张张票买出来的,你说这是多可笑的一个见识。

但是你经历了之后才会明白,这其实是每一个生命通过这次观影活动进行的交流。我当然是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跟更多的人去交流,所以在选择题材或者视角的时候,就需要有这方面的考虑了。这不是说直接对应到票房的考虑,而是你想不想跟大众做一个更好的交流。

我可能在做后面的项目时会有这样的考虑。我个人觉得《过春天》对于普通观众的障碍没有那么大,就算是对一些没有特别多文艺片观影经历的观众来说,它还是一个可以看得进去的电影。可能因为这是一个新题材,我是一个新导演、新演员等等这些因素导致的。

很多文艺片也很好看,但是这可能需要全民人文素养的提升,然后观众慢慢地养成这个观影习惯,这个是需要时间的。这不是哪一部作品就可以做到的,我觉得现在从《过春天》开始,大家对于这样的小众或者青年导演的作品已经是非常支持了,再往前几年可能都不会有人来投资拍这部电影,所以大环境一定是会越来越好。
 

电影《过春天》韩版海报


Q:您同时作为编剧和导演,想问一下作为编剧做这种原创作品的时候,会碰到哪些难点?

白雪:太多了。如果你去问老师或者有名的编剧:你们遇到瓶颈的时候怎么办?他们的回答永远就是一个字“写”,没有别的办法。我那时候也是第一次去写一个长片剧本,我觉得最难的其实不是技法,因为技法你看书或拉片都可以学到,关键的难点其实是你对人的认识,这个有时候是阅历或者见识来决定的。

有时候我自己也对《过春天》某些地方是不满足的,拍这部电影是在2017年,也就是我33岁时,这就是我当时的思想之所极,我也没有办法突破我自己的瓶颈,所以我就真诚地去把自己当时的想法,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真诚可能会更重要一些,技法那些东西是可以自己通过努力去学的,但是某一部分其实是你没有办法去学的,就是你对生活的感悟,可能也有各种各样直接或间接的来源,我觉得导演到最后拼的也就是你对人和世界的认识。

 

电影《过春天》剧照

Q:对《过春天》不满足的地方是?

白雪:我觉得可能对佩佩这个人物挖掘的还不够深刻。但是现在我也没有想出来更好的方法。其实尤其是这样所谓的文艺片或者艺术片,对人性挖掘的深刻程度是要求更高的。

 

佩佩(黄尧 饰)


Q:因为您本身也是一个新人导演,您觉得目前新人导演的创作状态是什么样的?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瓶颈?

白雪:一个很重要的瓶颈是:我们要等到一个项目从无到有到剧本阶段,可能才会去跟资方或者制片人去接触。但是比如说这个项目的成色可以达到80分以上,在这之前不管导演还是编剧,他们都要付出至少1~2年的时间成本,但是这个部分的成本无法得到更好的资金支持。

第一部的时候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你必须通过一个剧本或者一个作品才能让别人相信你。第二部可能慢慢就会好一点,但是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另外一点,我觉得在题材的选择上,大家应该把视野拓展的更宽一些。

 

导演 白雪


Q:女性创作者在我们现在中国电影的大环境下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白雪:是一种很强势的状态,例如最近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三十而已》等。我觉得是最近这一两年凸显出来的,各大影视公司的制片人或者策划都是女性,然后找我的也都是女性题材。从原来电影的主创尤其是导演中的女性偏少,比较小众,到现在大家会更关注女性,我觉得是跟整个大的社会思潮的变化有关系。

我们现在特别提倡女性的独立,大家非常自我的这种意识,我觉得跟大的社会环境有关系。我个人在其中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适的地方,反而这样的题材越来越多了。

从世界范围来看,我们的整个社会都是男权社会,我特别不愿意把它标签化或者符号化。当然有一些工种它其实是不太适合女性的,因为它体力上的付出很大,这样的工作就不太适合。但是比如说化妆服装部门确实有很多很优秀的女性,包括导演组也有很多的优秀女性。虽然从男女的比例上来看,肯定男性居多,但是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觉得比如在导演和编剧的层面上,男女性会有区别,但是在实际具体的工业层面流程上,可能不会有那么大的差异,谁优秀谁就往上干,女孩现在也都挺能扛事的。

 

《过春天》主创与马可·穆勒主席合影


Q:一般来说女性可能会有母亲这个角色,您是怎么平衡你的家庭工作呢?

白雪:我觉得这个没法平衡,肯定在某一个时段你会舍弃掉一方。可能这段时间稍微能够有一些空闲的话,你就多陪陪孩子,多把家里的事情搞一搞,但是这段时间如果忙的话,你肯定是没有办法顾及的。
 
Q:白雪老师近期有筹备什么新作品?能介绍一下吗?

白雪:最近在筹备一个已经做了一年多的剧本,是一个跨国犯罪题材,具体的现在还不太方便说。希望明年如果顺利的话,最好能够进入拍摄。
 
Q:疫情期间项目有没有受到影响?

白雪:其实是有,因为是涉及到境外的拍摄,从整体项目运作的动力上,稍微有一些受到影响。我们得要看看今年年底整个世界疫情的情况,然后来决定明年什么时候来启动这个项目。但是其实没有太大改变,因为现在还在做剧本的创作,还不受外界的干扰,剧本这块一直在稳步推进,但是心里面多少还是会受到影响。

 

电影《过春天》剧照


Q:在您正在创作第二部作品的过程中,您会觉得自己的视野变得更开阔了吗?心态上或者创作动机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白雪:我的创作动机还是想拍好看的电影。我比较贪心的又想写人,又想写事。视野上确实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因为这个故事会有一部分发生在境外,在创作过程中我会思考中国和世界的关系。

所以对我来说确实是走到了另外的一个全新领域,我们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去做各种调研。我希望能够让观众无论是从视听方面,还是从人本身都会有一些新的收获,我希望可以往前再走一步。
 
Q:您算是比较典型的电影科班出身的,您觉得在电影学院的学习给你带来了什么?

白雪:我觉得在学校最主要的是对审美的熏陶,这个审美它不是单一的,因为在学校里面你会接触到各个系的老师,不同喜好的老师。当你浸润在这里面的时候,你能够吸收到不同的东西,然后寻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这是6年学校时光带给我的。

另外更多的是老师的言传身教,因为我们是主任教员制,有点像师父带徒弟,所以上课就不像普通大学这样的大班授课,更多的是老师会跟你促膝长谈,然后班里面一堆同学深夜还在聊剧本聊创作,所以你对人的认识,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会很深地受到老师的影响,无论是他们的艺术观念,还是为人处事的观念,这些可能是最受益的部分。我是导演系03班,然后我觉得我们班的同学们都很正,三观都很正。

 

《过春天》主创平遥之夜红毯秀


Q:导演系一般都会有作业拍摄,您会觉得学生阶段的那种作业拍摄和您真正进入到像《过春天》这样的正规剧组,有什么区别吗?

白雪: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朴松日还有电影里里面好多主创,比如做声音的冯彦铭、作曲的高小阳,其实都是我在大学拍作业时的主创。区别当然是有的,但是我觉得在拍《过春天》时,我们都还保持着在学校拍作业的心态。大家都还挺帅的,没有变的特别油腻,我觉得特别好。在学校的时候,可能在技术上的很多层面是不成熟的,但是你的热情是很高涨的。因为这么多年跟大家培养的默契,使我们在拍《过春天》的时候,基本上不会有磨合期。

开机第一天就像是已经运转了十几天的剧组一样,大家都不再需要磨合的过程。其实开机前我自己会有一些忐忑,但是虽然已经毕业了十年,期间也没有去跟过剧组拍戏,但是等进入到这个气氛里面的时候,你自然就会了。就好像学会了骑自行车,虽然很多年不骑了,但是一旦骑上它,你还是会有那种感觉。


我们在拍《过春天》的时候,剧组各个部门对于他们的艺术追求,展开的这种讨论依然很热烈,还是跟在学校拍作业似的,还比较开心。
 
Q:您觉得作为电影创作者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白雪:我觉得要保持一颗真诚的心,作品是骗不了人的。你一丝一毫的小心思都会在片子里面暴露出来。所以我觉得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真诚是最重要的。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