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助理到奥斯卡获奖者,《寄生虫》联合编剧的进击之路
佐尔巴

2020-02-19 00:00:00

这是35岁的韩进元首次担任编剧。


我还记得第一次收到奉俊昊导演写的剧本,当我看到他把我的名字作为联合编剧写在封面上时,我的手在颤抖。
——《寄生虫》联合编剧韩进元


 

奉俊昊导演聘用了一名调研助理来负责调查首尔人们的日常生活,最后这名助理与他一起走上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领奖台。

 

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历史性地获得了奥斯卡四项大奖,这无疑是2020年奥斯卡的最大惊喜,也创造了韩国电影历史性的一刻。



这部商业电影从首尔到戛纳再到奥斯卡金像奖的惊喜之旅,对于35岁的联合编剧韩进元(这是他首次担任编剧)来说更显得超现实。

 

就在四年前,韩进元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关于大制作电影的工作,在奉俊昊的科幻冒险电影《玉子》(这部电影由Netflix制作出品)中担任道具和运输部门的助理,那他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呢?


《玉子》工作照


2016年,在《玉子》完成拍摄不久,韩进元回到韩国开始了平淡的生活。当他考虑攻读美术硕士学位的时候,意外地接到了奉俊昊导演的电话。

 

奉俊昊导演告诉他有一个正在开发的新项目,但当时他正忙于《玉子》的后期宣传工作无法兼顾。奉俊昊问韩进元,是不是对这部预算比较小的,完全韩语的电影的背景调研工作感兴趣?这部电影就是如今获奖无数的《寄生虫》。



在北美,多亏了电影《寄生虫》,许多主流电影公司才见识到到奉俊昊那令人惊叹的才华。但在韩国国内,奉俊昊早已是著名的电影导演,可以说是一个无与伦比的人物。韩进元说,他当时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奉俊昊的邀请,但当时的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具体要做什么。

 

韩进元回忆道:“他说这个任务的时候,轻描淡写的,我以为是个很简单的项目,每天只需完成几个小时的研究就好。结果接手后,我才发现被骗了。基本上除了睡觉以外,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寄生虫》的剧本调研上。


最近在首尔的一个下午,我们和韩进元坐在一起,讨论了他是如何从一个自由的调研工作者变成奥斯卡最佳剧本的获得者,作为合作者的奉俊昊又有什么独特的魅力,以及又是怎样在漫长的夜晚,韩进元和一名韩国黑帮成员一起喝酒,同时探索《寄生虫》的另一种结局。


 

 

记者:《寄生虫》是一部非常独立完整的电影,大部分情节发生在两个家庭里。在这其中你要做什么样的调查研究?

 

韩进元:奉俊昊导演给我讲了他大致的想法,我们进行了一些讨论,然后他让我去调查各种事情。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研究这些角色可能从事的职业,比如调研首尔的家政工人、家庭教师和司机的生活。

 

我还遇到了一些年轻人,他们的处境与电影中贫穷家庭的主人公相似——苦苦挣扎的年轻人试图找到生活的出路。很多时候是和各种各样的人见面,了解他们是如何生活的。我做了很多采访,记录了这一切。有时奉俊昊导演会让我去调查首尔不同的上流社会或工人阶级地区,我会拍一些照片,收集细节,并记录我的印象。



记者:你和奉俊昊导演将如何处理这些材料?

 

韩进元:我们会在他家附近或城里的咖啡馆见面。我会报告我的发现,告诉他我的想法,给他播放一些视频片段,给他看我拍摄的照片。结果总是变成一场很漫长的谈话。我们经常会专注于某个特定的形象,然后就会衍生出一个全新的任务。


基本上,我是在研究我们当前时代的细节。真正让我兴奋的是,我并不是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做研究,而是可以出去,走访不同的社区,接触来自各行各业的人。



记者:你在调研中学到的哪些东西可以在完成的电影中找到?

 

韩进元:细节太多了,但奉俊昊导演为了符合他的个人风格,对我写的东西做了很多修改。有一个没有改动的地方是,那场在车里的对话,金基泽(宋康昊饰)关于司机职业激昂的演讲打动了朴先生(李善均饰)。这些都是我在采访了一位真正的司机之后写的。它基本上包含了所有他对我说的话,这些话反映了他作为一个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工作了几十年的专业人士的骄傲。



在那些采访当中,我通常都会请采访对象吃饭,但是这个司机却坚持要请我吃饭。他对自己的职业感到非常自豪。后来,他载我回家,他是一个经验十足的司机,他的自尊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几个月后,我们在拍摄那场车里的戏时,奉俊昊导演拍了拍我的后背说:“这一切都归功于你的调研”。奉俊昊导演在他的电影中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但他对合作者也是非常慷慨。

 

韩进元的获奖感言:“美国有好莱坞,韩国有忠武路,我想与忠武路的电影人和故事讲述者分享这个奖项。”


记者:你们最后是如何合作完成剧本的?

 

韩进元:经过几个月的调查研究,通过多次讨论,我逐渐了解到奉俊昊导演想要的故事方向。2016年底,他问我有没有写作样稿,我给他看了一篇我以前写过的散文。然后他建议我可以尝试从自己的视角开始写剧本。他说:“别担心篇幅,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最后我一共写了三个版本,每写完一个版本我们会见面讨论,然后我会做一些调整。后来我意识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导演建立一个庞大的创意和细节库,奉俊昊导演开始写作的时候,可以从中汲取灵感来完成他自己的版本。

 


记者:在做调研的过程中,你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情,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都没有把它放进电影里面?

 

韩进元:对的,有很多。我早期的剧本里,对于结尾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其中之一是金家偷渡出韩国,然后设法逃跑。导演对此很感兴趣,并让我试着去调研如何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经过大量的随机采访,我终于认识了一个老流氓,一个真正的黑帮成员,他之前在首尔的几个老城区都很有影响力。有天晚上我拜访了他,他给我讲述了他这些年来做的所有非法的事情,包括如何将人偷渡进出韩国的办法。我们喝了好几个小时,但他似乎从未喝醉过。很明显,这并没有出现在电影中,但却令人难忘。

 


记者:当你看到奉俊昊完成的剧本时,你有什么感想?

 

韩进元: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收到它的时候。当我看了封面,看到他把我的名字作为联合编剧写在封面上时,我的手在颤抖。我没法当场阅读,我不得不躲在我最喜欢的咖啡店里,坐下来慢慢看。奉俊昊导演发短信问我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他我感觉就像是第一次读卡夫卡的《变形记》。这就是我当时的感受,我完全被它震撼了。



剧情发生大逆转后的整个下半场,在他的版本中都是新的。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最终的版本。读了他的版本后,我意识到我写的那些东西是多么的普通。我觉得奉俊昊导演是一个非常杰出的、非常与众不同的人。我很感激能参与这部电影的创作。

 

奉俊昊导演日前也分享了一些他在前期制作期间所画下的草稿。这一幕可以说是揭露《寄生虫》所隐藏的秘密之关键转折。奉俊昊表示,当他在写剧本时,脑海浮现了这个景象简直让他欣喜若狂。

 

编译:佐尔巴

资料来源:hollywoodreporter.com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comment Login | Register immediately
相关推荐
排行榜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