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科波拉喊来救场,他花一夜时间写出这场影史经典的戏
佐尔巴

2020-02-06 00:00:00

场景解析




罗伯特·汤(Robert Towne)算得上是在《教父》拍摄那个年代最有声誉的剧本医生。他最终也凭自己的一身本领,凭借《唐人街》夺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当年他打败的诸多提名影片中就包括《教父2》),成为好莱坞最有成就的编剧。在2007年接受采访时,他回忆起《教父》中维托·柯里昂和迈克尔在柯里昂家花园里的这场戏:

 

“我印象中第一次跟科波拉见面,是在比利时海湾酒店(Gulf Hotel)旁边湖上的小船里,我们划船游湖。后来在他拍摄《痴呆症》时我们也在爱尔兰简单见过,之后很多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1971年6月,弗雷德·鲁斯给我打电话,说弗朗西斯过了一遍剧本,但是发现柯里昂父子之间没有一场两个人的对手戏。事实上,马里奥·普佐并没有写一场柯里昂如何把权力传递到迈克尔手中的戏。弗雷德跟我说,弗朗西斯没时间停下来再琢磨这样一场戏,所以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我记得弗朗西斯也给我打了电话,他觉得是需要一场戏,让父子之间互相进行感情交流。我觉得我必须得处理得非常小心——他们不能非常流于表面地声称自己是如何爱着对方。弗朗西斯建议我飞一趟纽约来看一些电影片段。

 

“我记得我跟派拉蒙的一些高层有过交流,尤其是杰克·巴拉德,他说这部电影是‘一个该死的灾难’。我告诉他‘我还将要给这个灾难出把力’。我见了弗雷德,我们一起去了派拉蒙所在的海湾与西部工业集团大厦,看了将近一小时的样片,对拍了些什么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完全被我所看到的这一小时样片所惊呆了。这可能是我看过的最好的样片片段。我把我的感受告诉了弗朗西斯,我看到他一脸警觉,那场面像是他在咨询一个有点疯魔的朋友拍摄建议——因为他从这朋友处听到的东西和别人告诉他的是如此大相径庭。

 

“之后我们又见了几次。我和马龙·白兰度也有过一次简短的会面,在那次会面上,我记得马龙说:‘我挺喜欢让维托·柯里昂就这么一次有点不那么寡言少语。’我接嘴说:‘换句话说,你想让他多说话?

 

“我只有一夜来写这场戏,因为第二天白兰度就要离开剧组了,除非他自己还想补拍镜头,否则剧组就再也无法逮到他来拍摄了。巴克·亨利(Buck Henry)把他的公寓借给我,让我一整晚来写这场戏,大概凌晨四点我才写完——你能想象得到,这场戏我写得有多艰难。我手头有原著小说,封面上是那只抓着木偶牵线的手,木偶杆上悬吊着很多条操控弦——这是这场戏的灵感来源。

这场戏里,维托·柯里昂说出了那句台词:我拒绝当‘提线木偶’,当被大人物操纵着翩翩起舞的傻子。这场戏要讲的就是从老一辈人到年轻一代的权力移交,讲的是放下权力之难,讲的是把权力交给一个他从未想过会在黑社会拥有如此权力的人,由此而生的罪恶感。所以我先为这场戏写了场景基本设定,就将关注点集中在在马龙想在这场戏多说话上(顺便提一下,我之前的判断是对的)——让他说什么。我用他讲巴尔齐尼的盘算来开场,这是教父作为一个掌权很久的人,想到的种种顾虑。当柯里昂说出他希望让迈克尔成为那个可以幕后操纵别人的大佬时,这是一种歉意,一种爱的表达,也是旧秩序的消逝。然后马龙用‘听着,不论谁安排你跟巴尔齐尼会面,那个人就是叛徒’这句台词来作为这场戏的收场。所以也就是说,我故意留下这个情节点,观众可以静候之后导演如何呼应这些伏线,然而他们这次谈话的本质,依旧是关于他们父子两代的人生的。


“弗朗西斯早上开车接我去了片场。我记得车都开了一半了,弗朗西斯还是没对我说一句话。大概30分钟过后,他转头对我说:‘写得怎么样?’然后他读了这场戏的剧本,点了点头说:‘很好。我们把它拿给帕西诺看。’帕西诺非常喜欢这场戏。然后弗朗西斯说:‘那你拿给马龙看下。’马龙可能确实有点难搞。那时他已经化完妆了,他看着我说:‘为什么不读给我听听呢?’读的过程当然非常可怖,因为我不仅要读柯里昂的台词,还要读迈克尔的台词。我记得我当时有一丝恼火,心里暗想‘这个老家伙’。于是我决定不带任何感情地表演这场戏,就仅仅把这段戏读了一遍。马龙有点愣住了,这场戏抓到了他的点,他看着我说:‘再读一遍。’我知道他有点来兴致了。然后他非常仔细地研读了一遍,逐句台词推敲,边看边问我写每一段时是怎么考虑的。我们把这段戏过了一遍,然后他说:‘好了。我们拍这场戏时你能在现场吗?’我询问了弗朗西斯,他显然如释重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现场各处都放置了大号的提词卡,上面印着这场戏的台词,好让马龙能看到。每拍完一遍,马龙都会跟我交流一下。我们一整天都在花园里拍摄这场戏,我记得我没有离开半步,到了最后马龙突然问我:‘天啊,你是谁啊?’然后我说:‘我是弗朗西斯的朋友。’他回答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很感激你拼命写这么快就把这场戏写好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教父》父子谈话片段 

 

1



室外白天:花园

柯里昂看上去更老也更憔悴了,迈克尔和他坐在花园里,吃着东西聊着天。

 

唐·柯里昂

  那么巴尔齐尼会先对付你。他会通过一个你绝对信得过的人安排一次跟你的会面,这个人会保证你的安全。但如果你去了,就会被干掉。

柯里昂拿起酒杯,啜饮一口。

 

唐·柯里昂

  我比以前更喜欢喝酒了。反正,喝得更多了。

 

迈克尔

  这对你有好处,爸。

 

唐·柯里昂

  谁知道呢。你太太和孩子,你跟他们在一起开心吗?

 

迈克尔

  非常开心。

 

唐·柯里昂

  那就好。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很唠叨—老是在说巴尔齐尼这些事。

 

迈克尔

  不会,一点都不会。

 

唐·柯里昂

  这是我的老习惯了。我这辈子都怕自己不够小心谨慎。女人和孩子都可以马虎大意,但是男人不行……你儿子怎么样?

 

迈克尔

  他很好。

 

唐·柯里昂

  你也知道,他一天比一天像你了。

 

迈克尔

  (笑笑)

  他比我聪明多了。才三岁,就能看漫画了。

 

唐·柯里昂

  (笑起来)

  都能看漫画了……那个……我要你在电话公司安排一个人,仔细排查每一个从这里打出和打入的号码……

 

迈克尔

  (跟父亲同时说话)

  我已经安排人了,爸爸。

 

唐·柯里昂

  (同时说话)

  任何人都有可能。

 

迈克尔

  (同时说话)

  我已经处理完那件事了。

 

唐·柯里昂

  哦,是啊。我忘了。

迈克尔凑近柯里昂

 

迈克尔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烦心事吗?

柯里昂没有回答。

 

迈克尔

  我能处理好的。我跟你说过我能处理好这些事,我就能。

柯里昂起身,坐到离迈克尔更近的地方。

 

唐·柯里昂

  我一直都知道桑蒂诺得面对家族这些事。还有弗雷多……呃,弗雷多……好吧……但我从来没—我从来没有想让你参与进来。我操劳一辈子,我没什么可抱歉的,我照顾这个家,我拒绝当“提线木偶”,当被大人物操纵着翩翩起舞的傻子。我没什么要抱歉的—这就是我的命,但是我在想—如果等你时机成熟了,你会成为可以操控别人的人。柯里昂参议员,柯里昂州长,像这样的人。

 

迈克尔

  成为一个大人物。

 

唐·柯里昂

  唉,只是时间不多了,迈克尔,时间不多了。

 

迈克尔

  我们会做到的,爸。我们会做到的。

柯里昂亲吻迈克尔一下。

 

唐·柯里昂

  还有……听着,不论谁安排你跟巴尔齐尼会面,那个人就是叛徒。别忘了这一点。

柯里昂站起身,迈克尔倒在躺椅中,在想着什么。




以上内容摘编自《教父电影全剧本》


 


   文章来源:未知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comment Login | Register immediately
相关推荐
排行榜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