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提奥斯卡最佳摄影!阿方索·卡隆:对我来说,摄影就是“卢贝兹基会怎么做?”
头条

2019-02-26 15:25:12

恭喜阿方索·卡隆!

今天上午,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洛杉矶举行。典礼刚开始,小编就抱着手机不停地刷新,因为小编最关注的最佳摄影会在典礼的前半段颁出。刷到9点44分的时候,结果出现了,果然是他!阿方索·卡隆!凭借《罗马》获得了本届奥斯卡的最佳摄影!同时,他也成为了第一个因拍摄自己的电影而获得最佳摄影奖的导演!恭喜!


微信图片_20190225102805


发表获奖感言时,卡隆说,“大家都知道,在比利·怀尔德的办公室里有这么一句话,‘刘别谦会怎么做?’,而对我来说,就是‘卢贝兹基会怎么做?’”其实最初,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才是《罗马》的摄影指导,但因为日程冲突,他不得不选择退出,但是奇妙的是,卡隆还是会以卢贝兹基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拍摄自己的作品,可见卢贝兹基对卡隆的影响有多深刻。(他也是真的很牛,连续三年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还记得被卢贝兹基支配的恐惧吗)


QQ截图20190225110342


几个月前,在好莱坞罗利工作室的一次对谈中,卡隆就和卢贝兹基聊起过《罗马》,以及他是如何在“Chivo”(卢贝兹基的昵称)的指导下拍摄这部电影的。电影摄影师与大家分享过其中的几个片段,但是由于出处原因,内容不算特别完整。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相对完整的版本,看看这两位电影爱豆之间迸发的火花~


EL = Emmanuel Lubezki 艾曼努尔·卢贝兹基 

AC = Alfonso Cuarón 阿方索·卡隆


EL:我有好多问题想问阿方索。我们拍完《地心引力》之后,阿方索就悄悄告诉我,他想拍个新的电影。他回去就把剧本寄给我了,然后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他就像个爬行动物,每拍完一部电影,他的下一部电影都像换了层皮似的,和前一部完全不同。这部电影很不一样,我也很兴奋。结果他又消失了,去了戛纳,然后说,“我不想拍这部电影了”。然后又打电话给我,问“你来墨西哥吗?”这就是后来的《罗马》,我想问,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AC:我当时在做拍摄准备,发照片,在南非和沙漠堪景,然后就产生了拍《罗马》的想法。这个想法其实是在《人类之子》之后产生的,我们在那个时候聊过,但是我害怕做这个事情——但是我现在必须得做了,因为年纪大了。我就想“好了,我已经老了,我想从Who I Was(我曾是谁)的角度来理解Who I Am(我现在是谁)”。这也是《地心引力》在市场上能取得成功的原因。我们在拍电影的时候总是在抱怨同样的问题,不是设备的问题,而是时间,我想用我喜欢的方式来拍电影。你准备这部电影的时候也跟我聊了很多,你说服我用ALEXA 65和广角镜头来拍,然后我们又讨论了照明什么的。


EL:为什么拍成黑白的?

AC:我不想要一部看起来很复古,很老派的电影。我想拍一部回顾过去的现代电影。你不断地问我关于黑白的问题:“也许彩色更好,不然就像过去的黑白电影一样。”这是你对Alexa 65的看法,因为它能给这部电影带来一种完全不同又无可辩驳的画面质感。它不是复古的黑白画面,而是充满现代感的黑与白。黑色和白色是这部电影基因中的一部分。这个想法来自于Cleo这个角色,这里的影调是记忆,是黑白的。


p2542698819


EL:你总是不按常规出牌,在《罗马》里你和非职业演员合作,使用复杂的画面布局,你面对的都是些你没处理过的问题。这种风格是在你编剧过程中形成的,还是在拍摄现场发现的?

AC:是在编剧的时候决定的,剧本里很详细地描述了这些,包括声音。这和我们在《你妈妈也一样》里做的事情很像(这部电影改变了我对前景与后景、人物与社会环境以及《人类之子》的处理方式)。而在《罗马》里,我决定“好的,我已经确定好这部电影要呈现的质感,不需要再去担心它,我只需要顺其自然。”当我第一次给剧组人员描述这个镜头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


EL:这部电影和《人类之子》或者《你妈妈也一样》不同的地方在于节奏,摄影机移动的节奏和演员不同。你是如何跟你的团队交流的?他们是怎么做的?

AC:首先是要寻找合适的空间,当我开始拍摄的时候,我会把整个流程都过一遍。寻找时机是最困难的事情,大家都更关心海滩的长镜头,但复杂的反而是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做一个圆周运动,在房子里旋转380度。当Cleo关灯的时候,我们有45个不同的拍摄机位,毕竟摄影机不能只在一个地方平摇。另外,地板上全都是线条,即使是演员还未进入画面,我们也需要注意拍摄的时机。但是演员也必须特别灵活,能够随机应变,我从你这学到的事情是要和Dolly或掌机保持沟通


p2542698897


EL:我明白了,你是要告诉他们镜头要慢下来,像在观察一样。它确实产生了这种感觉——很难描述——摄影机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它在重新审视这个故事。摄影机知道一些演员不知道的事情,这是非常有力量的。还有一件事情,我们一起拍电影的时候没做过的,就是画面的布局是垂直于镜头的。追镜的时候,演员与镜头是平行移动的。通常情况下,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说“阿方索,这样太平了,我们应该在C轴上运动,而不是在X轴上。”你为什么会这么做?

AC:这些镜头需要特别客观。我们不会让Dolly进进出出,而是用场景的设计来弥补这种平面感


p2544693956_meitu_1


EL:这是一部非常客观的电影。在《地心引力》中,我们探讨了如何进行弹性拍摄,我们的视角是客观的,但当她(桑德拉•布洛克饰)戴上头盔,它就变得主观了。而这部电影是百分百客观的,就像《你妈妈也一样》。

AC:它像代表现在的鬼魂在拜访过去,保持客观,完全不介入,只是观察,不试图做出判断或评论。


EL:还有个很不寻常的地方是,你会排练这些复杂的表演,但是有些演员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是没看过剧本吗?不知道情感的转折点在哪里?

AC:他们只知道部分的剧本,而不是全部。故事的发展一直在变化:是我在给他们出难题。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剪辑,所有的镜头都不一样。有些部分刚开始看非常的棒,但是后面又会发现没什么用,这是个多米诺效应。你必须重新回到第一个镜头,这样一切都变了,时间的感觉,甚至是画面传递出的信息。挑战的一部分是摄影机大都是静止的,而人物在移动。当然啦,如果摄影机也动起来,挑战就更大了。


EL:移动的节奏会不一样。

AC:这也要看运气。像海滩那场戏,我们建了个防波堤,然后装了个升降机来保持摄影机的高度。在我们拍摄的前一天,热带风暴破坏了我们的堤坝,导致每次我们拍摄的时候,摄影机都会偏离轨道。我还想着在最佳拍摄时间前能先拍个六遍左右,但事实上我们什么也拍不到,喊了“开机”以后摄影机只能保持45秒左右。但特别幸运的是,等到光线最好的时候,摄影机完全没有出现脱轨的情况,然后我们就得到了一个完整且完美的镜头。但是我不想再继续拍了,我担心会不安全,而且光线也没那么好了。所以多做些准备,这样你就能更幸运一点!


p2545057528


EL:你一直在架机器,和演员交流,怎么还有时间布光呢?

AC:这是最基本的东西。我们在餐厅里拍摄,我大概知道要怎么拍,然后从我们做预亮的前一晚开始,就会有工作人员在加班加点地做预装,然后我再去拍。作为一名摄影师,我不得不整天都待在片场。我们一起拍片的时候,工作完成我就走了,但是不知怎么的,这次我觉得我必须待在那里,拍摄的环境会触发更多记忆中的细节,这非常的有用。我在那里布光、创作,然后思考“Chivo怎么做?”。


EL:电影院里会产生交叉的光线,而你用自然主义的方式拍摄出了纵深感,这并不简单。它需要你有很大的景深,这意味着你需要大量的光线。在这个场景中,你可以看到银幕上的画面,看到(人物)身上的灯光,还有一盏补光灯在那,所以你可以看清他们是谁,而且光线还在不断变化。这样的场景,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老摄影师也会觉得是一场噩梦。你是怎么做到的?

AC:我希望银幕在放映的同时也能照亮一切。但其实银幕发出的光不太够亮,但是如果加大光圈的话就会失去纵深感,所以我们需要增强亮度。最后的解决办法是,我们把银幕换成了LED显示屏,后期的时候再换回原本的电影银幕。为了照亮演员,我们还在银幕的上方放了一个小LED灯,两侧也放了几个,不过光线的变化确实是个挑战。


p2546156735


EL:太神奇了。那音乐呢,还是说没有音乐?我们在《你妈妈也一样》中也这么做了,但没有到这个程度。

AC:在《你妈妈也一样》里,我们是在追寻声音的来源,然后把它拉到观众的面前。而这里,声音是由距离决定的,有的时候你几乎听不到。音乐就是这些地点的声音。它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在剧本中也有描述,也是电影需要遵循的原则之一。


EL:你永远不会满意,老是在说“我们搞砸了,这是个错误,我们不应该拍这个。”但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你最成功的电影。抱歉,我这话说的像个影评人。但它确实将你学到的东西,这么多年做的事情都融合到了一起。你对这部电影满意吗?

AC:我很高兴,因为这就是我想要做的。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件事。其他电影里会有更传统的叙事,而在这里,我决定我要做什么。我不知道它是否会成功,但我打算把它原封不动地拿出来。你问我满意吗?是的。那我会再看一遍吗,不!

EL:恭喜你呀,我很喜欢这部电影,我想它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本文由电影摄影师编译自indiewire.com

原文作者:Anne Thompson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comment Login | Register immediately
相关推荐
排行榜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