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痴谢君豪丨低调做影帝,演戏就是认真地「玩」
头条

2019-02-18 14:38:44

演员是角色的多面,你不是要成为某个人,而是把自己的某一面拿出来表演人物

心声泪影女儿香,燕归何处觅残塘。红绡夜盗寒江雪,痴人正是十三郎。

2019年1月20日,北京百老汇影城正在进行此次香港影展「电光戏影」单元——电影《南海十三郎》的最后一场加映活动。原定只有19号两场,购票信息一放出,不到10秒便售罄,只好临时加映到四场,可见其火爆程度。

两天时间,四场放映,「十三郎」谢君豪为了满足广大影迷的需求,每场放映结束后都到现场与观众交流,每场接近1小时。谢君豪一直面带微笑,非常认真地回答观众抛出的各种问题。

对于现场的影迷来说,「十三郎」离他们太近了,只隔着几排位置。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又太远了。1993年香港话剧团首演,1995年翻拍成电影,1997年上映,到现在为止话剧版已经演出160余场,电影版也放映了百余场。

如今通过香港影展这样的机会,在大银幕重看十三郎,谢君豪也不免感慨道「现在苍老了很多,其他对手也都成长了,好像有一种看着彼此长大的感觉。像在粤曲方面帮我很多的许坚信师傅,在戏里演五哥的梁汉威先生,这些老前辈都去世了,我感触还是非常多的」

 电影南海十三郎,谢君豪凭借此片拿下金马影帝

《南海十三郎》将南海十三郎个人的命运置于历史的洪流中,是香港电影中很难得的一部具有史诗气质的作品。通过说书人的口吻,借鉴舞台剧的表演方式,深刻而又带有戏谑地展现了历史的纵横剖面。

正如十三郎去世时,手里抓着的那副画「雪山白凤凰」一样,遁入无形看不见。这么多年过去,演出二十六载,谢君豪已然与十三郎合二为一,岁月见证了着「十三郎」的成熟与变化。

谢君豪本人也坦言「我感觉自己很幸运,可以演同一个角色这么多年,把自己不同阶段对这个人物的看法放进去,很难得」。十三郎的成功几乎是不可复制的。编剧杜国威说「没有谢君豪,就不会有《南海十三郎》。再也不会有一个像阿豪这样的人来演了」谢君豪眼神中的冷傲,是十三郎的傲骨嶙峋、遗世独立;他精湛的台词以及独具个性的肢体动作,将十三郎的疯与痴,澎湃思潮,意气风发亦或是放浪形骸都演绎得无出其右。


一切经历皆修为


「我一直都挺喜欢演戏的,就感觉好玩、享受,是一个游戏。不过玩的认真点而已。戏是假的,但感情是真的。自己享受演的过程,还可以把一些自己对人生或者角色的看法分享给观众,就更好玩了。」

因为「好玩」而去演戏,第一部电影《南海十三郎》就获得当年金马影帝的谢君豪,似乎天生是演员。

事实上谢君豪的演员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高中时候因为外表出众,被选中代表班级参加学校举办的戏剧比赛,演《雷雨》里的周萍,一不小心得了「最佳男主角」。

T42JK~4@IW56OKL%TRG)TWI

中学时期的谢君豪(右上)

这次演戏初体验,谢君豪后来总结为「就是挺好玩,还不错。突然发现自己有那么一个天分,这天分很好玩,就上瘾了嘛,就一直演下去了。开始就那么简单,没有什么大道理。但其实道理也挺深的,等于是你把自己的喜悦,把自己的看法给人家分享。」

谢君豪高中毕业后一边做售货员,当护士,一边开始在业余剧团演戏。

当过护士时候的谢君豪,第一排系红色领结

当护士时的谢君豪(第一排系红领结)

1985年香港演艺学院成立,将近两千人报考。满怀期待的谢君豪没想到第一次考试失败了,只好回去继续当护士。

「第一年落选气死我了,觉得怀才不遇。」第二年考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考官低着头,心里想,就是你了,于是很大声地说出第一句台词:为什么?然后他就被(吓到了)」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谢君豪把积攒一年的怨气发泄了出来。这一次,他正式成为演艺学校的表演专业学生。

因为表现优异,三年就从演艺学院毕业,顺利考入香港话剧团。因为得到剧团领导的赏识,很快做到男主角。从此,开启了他在戏剧舞台与大小银幕的演艺人生。

尽管谢君豪凭借“十三郎”这个角色一举拿下第34届金马影帝,此后又塑造了各种经典角色,但他依然根植戏剧舞台,将舞台视作自己的精神家园。《南海十三郎》之后,他又演了《情话紫钗》《梨花梦》《新倾城之恋》等多部话剧作品。

与何超仪搭档演出《情话紫钗》

话剧《情话紫钗》,与何超仪搭档

「我很喜欢舞台。平常偶尔会问自己,你为什么演戏,除了赚钱、工作、个人喜好,还有什么别的?后来经历过一些事,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每日晚上的观众都不一样,他们在看戏之前都会经历过很多事;我们演员每个晚上状态都不一样,可能心情低落,或者很亢奋。但是只要舞台灯一亮,就去演戏,所有人一瞬间就变得纯粹了。一千多人在这个特别的剧场,特别的晚上,共同集中做一件事情。我感觉这很有意思。除了自己过瘾以外,还能帮助别人,帮助自己。」

当护士的经历,也为谢君豪日后演戏提供了直觉和灵感来源。正是得益于此,谢君豪在塑造《医者仁心》中医生钟立行一角更为得心应手。

多年后,当他回头再看演戏之前的社会经历,说道「绝对对演戏有影响。不只是当护士,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一切对我演戏都有影响。可能只是一些心理影响,或者说影响你怎么去处理这个角色,你做出的第一个直觉选择,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对这个人物怎么看。因为你内心是这样的人,所以你才会有那个反应。」


人生哭笑岂寻常


谢君豪在香港话剧团的几年里常演一些「没正经的」角色。用谢君豪的伯乐——钟景辉导演的话来说就是「他有一种神经质」。在而立之年,他遇到了《南海十三郎》这个有点「神经质」的角色,凭借精湛演技一炮而红,并夺得金马奖影帝,一演就是二十多年。

 话剧造型

话剧版剧照

对于十三郎这个人物的塑造,谢君豪念念不忘的一个名字是「许坚信」

许坚信师傅,图为《上海滩》剧照,饰演神父

许师傅是粤曲南派的名人,也是《南海十三郎》这部电影的粤曲指导。电影中有很多粤曲唱段,毫无戏曲基础的谢君豪只能跟着许师傅死记硬背。「唱词好背,但那些锣鼓的声音真的很难。」

南海十三郎电影版剧照,十三郎与唐涤生多年后重逢

唐涤生(潘灿良 饰)与十三郎(谢君豪 饰)多年后重逢

谢君豪跟在戏中饰演他徒弟的潘灿良有很多对手戏,两个人在剧团一有空就开始练习戏曲,最终呈现的结果非常贴合十三郎的气质。演戏讲形神兼备,戏曲的唱腔和形体可以通过短期内的密集训练得到提高,但如何在精神气质方面更贴近这个人物呢?

「许师傅平时看是一个普通人,但一听到锣鼓声马上跟打了鸡血一样。我发现他的这一特点,并运用到了十三郎这个人物身上。」

戏中的十三郎被自己的初恋女友称作「傻」,十三郎自己却说自己是「痴」。对粤曲,对初恋,对知己,对气节,十三郎秉承着「痴人」的特质。谢君豪本人对剧本的研究可谓是透彻,并且融入了自己的人生感悟。他在多次采访中谈到他对话剧版结局的两种处理办法。

 p908085375

南海十三郎的标志——眼镜

最初的舞台版的结局是:「十三郎从舞台深处走出,一个踉跄,趴到地上找眼镜,冻死的时候手里还抓着。」2016年前后舞台版的结局是:「十三郎从舞台深处走出,看着观众,摘下眼镜扔掉,慢慢地坐下,最后死去。」

从两版结局的处理不难看出,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谢君豪对人物的理解也更为深刻。眼镜是十三郎的标志与坚持。他抓着说明放不下。他扔掉眼镜,说明在经历过起起伏伏后他放下了执着。

谢君豪说整部戏最喜欢的一句台词是「人生哭笑岂寻常」。在他的演绎下,十三郎最终放下了「痴」,放下了执着,「上山容易,下山又何难」


角色是演员的多面


与话剧团的合约期满后,谢君豪北上内地,开始出演影视剧。「我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就来了。大陆所有东西都是新的,剧组里几乎没有人说广东话。那个时候我的普通话比现在更烂,根本说不出来,就慢慢学。表演的风格也不一样,也得慢慢学。」

 来内地拍的第一部戏《徐文长外传》

《徐文长外传》

谢君豪来内地接的第一部戏是《徐文长外传》。「大概是2001年,第一部戏是电视剧,讲明代画家徐文长的故事,他是一个泼墨画家,非常狂放的一个人物。」「确实让我开了眼界,以前我在香港接触的都是广东人。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来自东南西北的人。」

 仙剑奇侠传,饰演酒剑仙

《仙剑奇侠传》,饰演酒剑仙

牛刀小试后,谢君豪出演了《仙剑奇侠传》中为情所困的酒剑仙一角,成为很多80、90后心中的经典。「你们肯定都是看胡歌的,他那么帅气。」谢君豪笑着打趣道。这部让胡歌一举成名的经典仙侠电视剧,是谢君豪真正进入内地市场的第一个惊艳亮相。

签约海润影视后,谢君豪出演了改编自王安忆的同名小说的电视剧《长恨歌》。为了演好老克勒程先生一角,在导演不知情的情况下,谢君豪提前一个月住到上海的老弄堂里,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

「表面上看,即使王琦瑶那样对程先生,他依然爱着她。但事实上程先生第一次见王琦瑶就是通过摄影机,他一直坚持的是对艺术美的追求,而不是爱情这么简单。」谢君豪对人物动机和本质的把握惊人准确,这也是他成功演绎了上海绅士程先生的重要原因。

电视剧《记忆之城》里朱今墨一角更是复杂,他机智、应变、勇敢,是游走在严峻战场上的三方特务。「朱今墨这个复杂的人物让我压抑了很久,也懂得了很多,我要感谢朱今墨。」

谢君豪能够在宏大的背景下,找到个人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平衡点,找到角色令人心动的点,不得不说他强大而扎实的演技。央视播出后,谢君豪又收获了拥有一大波粉丝,现在网上还有当年粉丝自发剪辑的谢君豪戏份混剪视频。

谢君豪和《记忆之城》团队接着又合作了电视剧《医者仁心》。医生钟立行是与谢君豪本人最接近的一个角色。护士经历使他对医院的环境很熟悉,但医生和护士还是有很大区别。「我就跑去看做手术,血淋淋的心脏手术,需要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除此以外,谢君豪还向专业医生请教。一个海外归来拼劲满满的年轻医生形象跃然荧屏。

2017年是谢君豪集中发力的一年。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与电影《心理罪》几乎同时播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题材,几乎找不到共同点。《那年花开》中的沈四海是一个稀松平常的角色,虽然他老跟自己、跟别人较劲。《心理罪》中的孟阳是一个喝人血,衣冠楚楚的变态。

 心理罪,饰演孟阳

《心理罪》

面对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角色,谢君豪依然坚持自己一直以来的进入角色的方法。「一定要找到你最心动的地方,因为你不心动观众肯定不心动。你自己都没感觉,怎么感动观众呢?但是你怎样找出感动的点,每一个演员都不一样,千方百计去把它寻找出来你就可以算是进入这个角色的第一步。」

在普通观众看来,相比平常商人沈四海,孟阳这种爆发力很强的角色更难演,因为跟演员本人差别很大。但对谢君豪来说,《心理罪》反而不难演。

「因为很戏剧性,爆发力很强,这个角色本身很猛,化妆起来像个疯子,就比较容易去把握。如果是一个平淡如水的人物,感情又很细腻、含蓄,就比较费工夫,越平淡越难演。」沈四海就是一个平淡如水的角色。在谢君豪看来,比《南海十三郎》还难演。 

「《南海十三郎》因为有很多戏剧性在里面,而且他一生充满传奇,他的特点比较容易找。很明显,剧本已经写出来给你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饰演沈四海

《那年花开月正圆》,饰演沈四海

「我开始看《那年花开》剧本的时候,感觉太平了。一整天就是骂孩子,做生意也老失败,那有什么好演,找不到那个点。

但是后来我从一个人的对白,注意到一个特点,多灾多难就是他的特点。他不光是客观上多灾多难,人本身也是。他自己背负很多东西,因为有包袱,所以他眼界很小,凡事斤斤计较。他有种自我感觉是整个家族所有人都得靠他,所有一定要赢对方。然而孩子还不懂事,他特别心疼的。这样的人物状态其实是不太一样的,比较难找。」

 《心冤》,与红姐搭档

《心冤》

最近热播的网剧《心冤》里也有谢君豪的身影,他饰演一名警察,他戴眼镜、系围巾、头发短、保温杯不离手,是「一个不像警察的警察」。谈及第一次和惠英红搭档,谢君豪说「与红姐搭档特别好。她演打戏出身的,特别猛」

在讲述综艺节目幕后制作的电视剧版《幕后之王》里,谢君豪客串了一位富豪商人。戏份不多,但几个眼神就足以看出人物深谋远虑而又有城府。

出道至今演过这么多性格迥异的角色,谢君豪还没有遇到入戏太深难以走出的难题。「我不需要走出角色,因为那就是我的某一个时候的状态」

「走不出来只是因为留恋某个时刻的状态,还是演员自己的状态,不是角色的。你不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你有很多面,拿出某个状态来而已。是我来处理和控制人物,是我跟‘他’玩游戏。所以不需要走出去,因为这就是我」。

千言万语,饰演邱明宽

《千言万语》

就像谢君豪在许鞍华导演的电影《千言万语》中饰演的进步青年邱明宽一样,谢君豪认为角色与当时的自己的相似度很高。「我当时也是进步青年。他是一个很真实的角色,我没有把他神化和俗化。他有理想有抱负,也有自己的弱点」


演戏是相互尊重


演过这么多角色,与高志森、许鞍华、关锦鹏、丁黑等不同导演合作过,每位导演与演员的沟通方式都不相同。

谢君豪认为「有的导演不会说的,不是懒,而是他想要一个没有预先设定的突发灵感和直觉。尤其是电影,导演喜欢抓一瞬间,特别是你不自觉的,比如嘴巴一动。有的导演是必须把构想说清楚。这两种做法,我都接受。」

谢君豪和年轻演员如胡歌、陈晓、刘芮麟等合作过,也和刘嘉玲、梁朝伟、惠英红这样的老戏骨一起搭档。无论是拍什么样的戏,谢君豪始终坚持要「欣赏对手,不是为了欣赏而欣赏,而是为了配合演得好才去欣赏他。尤其是在舞台上,当我感到无助的时候,对手是我的救命稻草。演戏就像打排球一样,是一个合作关系。

上演艺学院的时候老师就是这样教的:你一定要相信对手,一定要接受他。大家一起才能演好这个戏。老师眼睛很毒,他稍微感觉你一边演戏,一边在心里批评对手,他就马上说停。」

现在的谢君豪在内地的演艺事业发展稳定,演过绅士、医生、君王、杀手、商人等大小角色。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舞台剧的创作,目前正在跟团队商讨2020年《南海十三郎》的巡演事宜,并且有计划首当导演,期待在话剧舞台上再看“”十三郎。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