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青年演员凌正辉、庞璐佳:青春是一场美丽的“遇见”
头条

2019-01-17 15:30:21

我们从试镜选角聊到台词难关,从如何与导演沟通聊到拍摄时的艰难,从对表演的理解聊到喜欢的电影。

  第一次见正辉和璐佳(Lucia)是在电影《很高兴遇见·你》首映礼的化妆间。正辉之前在《黄金时代》《大象席地而坐》里,出演了几个戏份不多的角色;璐佳从小在澳洲长大,演过一些广告,所以这部电影对于他们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本以为他们面对镜头会有一些生涩,但没想到现场的氛围特别轻松愉快。璐佳中文不是很好,遇到听不懂的时候,正辉会向璐佳讲解。

  我们从试镜选角聊到台词难关,从如何与导演沟通聊到拍摄时的艰难,从对表演的理解聊到喜欢的电影。因为他们之间的互动,这次专访进行得十分自然。采访结束后,正辉和璐佳马上要准备接下来的红毯仪式。远远地看着他们在聚光灯下微笑,眼神透露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就像电影的名字一样“很高兴遇见·你们”。

  

  《很高兴遇见·你》剧情介绍

  物理学博士陈丁性格腼腆,不善言辞。相处了五年的初恋女友周影,突然提出分手。回忆起往日种种,他下定决心从悉尼去往凯恩斯寻找女友。因为一场实验陈丁的脚踝意外受伤,只好在医生的介绍下与性格外向活泼的小维一同前往。五天的时间,他们经历了很多,Johnson的闯入也让这段旅程变得惊险刺激。对于陈丁来说,这场相遇到底是美丽的意外,还是缘分的安排,我们不得而知。


  拍戏对我来说是一件有吸引力的事

 

  Q

  先问一下正辉。你16岁的时候就演了《黄金时代》里萧红的弟弟,当时许鞍华导演是怎么找到你的?能讲一下这段经历吗?

  正辉:我当时在北京的艺术学校读高一。一开始学音乐,后来转的表演系,转系的第一个月,就被选去拍戏了。《黄金时代》的副导演先来学校选了一轮,第二轮是许鞍华导演本人来选。因为当时想演张秀珂这个角色的人特别多,所以导演给我们简单试了戏。第一轮试完戏以后,还有第二轮,第三轮,一轮一轮筛选,最后确定让我去演这个角色。

  

  凌正辉饰演萧红弟弟

  Q

  当时是用了配音吧?

  正辉:对,是配音。因为我是广东人,刚从老家过来北京读书,那时候口音比现在更重,还是演一个东北人。当时我自己也注意不到这些问题,也不太懂拍戏应该什么样。

  Q

  你还演了《大象席地而坐》,你对胡波导演的印象怎么样?他在剧组整个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正辉:他就是一个大男孩。大部分时候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但是他又是一个特别有自己想法的人。我们可能很多时候会说一个人已经成熟了,已经长大了,已经同化成大家喜欢的那个样子。那他可能就像他的书里面写的那样,还是一个大男孩。

  

  胡波导演送给正辉的书,写在扉页的话

  Q

  你是在演了这些片子之后,坚定要当演员,还是读高中时候就这么想?

  正辉:我第一次拍戏就是拍《黄金时代》,我当时对这些东西完全不了解,进了剧组以后感觉一切都特别新奇。不管是服装,造型,还是拍摄,好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有一种特别奇怪的吸引力让我想要去拍戏。所以我是一开始就想当一个演员。

  

  小维跟“我”很像,陈丁跟“我”完全是两种人

  

  Q

  Lucia,你很小的时候拍过一些广告,很可爱。《很高兴遇见·你》可以说是你的第一部电影,演女主的感觉怎么样?

  Lucia:那是我13岁拍的,我没有那么多的拍戏经验和经历。刚拍戏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压力,可能就像正辉说的就是觉得很新奇,什么东西都想去学习。我也没觉得女主角有多大的光环,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很多演员会不断地试戏,演配角,慢慢地适应。因为我从来没有拍过戏,反而没有那么多压力,可以很轻松地去表演。

  

  剧照

  Q

  你觉得自己跟“小维”像吗?

  Lucia:我觉得性格上有很多相似点。

  Q

  我觉得你比小维瘦。

  Lucia:是吗?好开心(笑)。我觉得我现在比拍戏的时候白一点,当时在澳洲拍戏,还是夏天就晒黑了。

  Q

  你觉得正辉像“陈丁”吗?

  Lucia:完全不像。

  正辉:我本人很闹,但我在某一方面是学霸,打游戏打得比较好。但是我跟陈丁完全是两种人,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整个人的感觉。剧组的很多好朋友,我跟他们一起相处了快两个月,他们就很清楚地知道我跟陈丁完全是两种人。我跟他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除了长的一样以外。

  

  花絮

  Q

  那你怎么去“抓”陈丁这个角色呢?

  正辉:拍这个戏之前,导演特意带我去清华大学,跟一些学物理的学生们一起交流。跟他们相处了挺长时间,去观察他们,如何表达自己热爱的东西。我们什么都聊,上天入地,各种跟科学物理有关的东西都聊。我就用自己的一些拙见去跟他们聊,发现他们,再去观察他们如何表达自己热爱的事情。他们在研究项目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生活中又是什么样。

  

  花絮

  大概一个班30个人,可能一学期出校门的次数就两三次、三四次,已经算非常多了。大部分时候永远待在实验室里面,不会踏出学校,可能在实验室里面度过了一两个月都不出去。我先跟他们沟通、交流,从生活习惯上去了解他们。然后跟导演交流,去认识到这个角色曾经有什么样的经历。

  而且也要通过外在来改变,比如戴眼镜、格子衬衫什么的。我当时拍戏是纯素颜,头发也不抓,每天醒来以后把头发弄湿,正常吹干,脸上随便抹一层润肤露,就开始拍戏了。

  Q

  Lucia是因为你跟小维本身很像,所以演起来会容易一些吗?

  Lucia:我觉得李杰导演可能觉得我和小维有很多类似点,所以她选择了我。但我其实和小维也有很大的区别,主要是她的家庭背景我可能不是那么了解,对我来说有点陌生,因为我小时候很快乐,但是她受过伤害。我通过导演的一些指导去更了解这个人物。


  台词对“我们”来说都是个难题


  Q

  这个戏大概拍了多久,你是多久开始适应被拍摄的?

  Lucia:我们拍了32天,开拍前两个星期就开始住在一起,然后定妆。

  

  花絮

  Q

  所以你是很快就适应了。

  Lucia:对,导演也给我讲戏,我慢慢地熟悉角色。

  正辉:我觉得她好像不需要适应。可能因为之前没拍过戏,不会因为有机器在拍,需要去适应,我觉得她还挺自然。有人会,需要准备好了才行。Lucia之前看剧本的时候,中文完全看不懂,全都是一个一个标注拼音。

  Lucia:因为没有英文版剧本,我都让正辉帮我翻译,我帮他翻译英文台词。我让他一个个把几乎整个剧本的中文台词所都写上了拼音。

  正辉:交换的条件就是她教我怎么读英文。英文台词对我来说真的特别难。每当交流剧本的时候,只要聊英文台词戏,我就吞吞吐吐,有点逃避。导演说要不先把后面中文的先捋一遍,英文的先空出来,分开来沟通。后来导演就发现我的英文不好,可当时还有大概一周就要开拍了,没办法。

  我每天大部分时间,只要在酒店,就和Lucia一起看台词,她看中文的,我看英文的。不懂的时候我就问她这个怎么读,然后她告诉我以后我写上中文的谐音,就是一个最古老的一个办法。

  Lucia:哎呀太搞笑,他的那些谐音真的不对。

  正辉:没有办法。主要是那一段理论很长,都是一些很专业的术语跟单词,即使在国外生活过很长时间的人,也不太能了解这些。而且一口气要把整个剧本最长的三段英文台词全都说完,我其实现在都已经忘了讲了什么。

  

  剧照

  其实我觉得如果太流利的话,反而其实不太符合陈丁的形象。这个剧本讲的是他刚去澳洲不到半年发生的事。其实在国内生活长大的人,即使英文稍微好一点,到了国外生活要去表述很多东西的时候,还是中国式英语的口音。很正常,对吧?我刚去半年,我不可能跟你们说的一样好。

  而且他成天除了平时在学校研究,也很少出去社交,也很少跟别人用英文交流,跟女朋友交流也是用中文。

  

  一路走来遇到的“奇怪”的人和事,

  让他们更理解爱

  Q

  你觉得陈丁是在哪一刻或者哪个时间突然对小维开始动心的?

  正辉:到现在都没有(笑)开玩笑的。我觉得是他们一起的旅途中发生的一次次小触动吧。因为电影里面陈丁是一个在过往的生活中按部就班的一个人,他觉得一切都应该像之前规划好的那样去推进。

  这次旅行对他的人生来说是一次意外,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个可能在过去的生活中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一种人,跟她相处的时候不断地有新的东西出现,去碰撞出一些触动。在点点滴滴之间,慢慢地就对这个人产生好奇心,去欣赏她。

  Q

  那小维呢?是酒店那场戏吗?

  Lucia:对,我觉得是在酒店陈丁喝醉了,第一次看到他柔软的一面,很感动。但其实是通过一件件的小事慢慢跟他产生感情,也可以往前铺垫,就是他唱歌那场。

  Q

  我在网上看到一篇这部电影的影评,题目是“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陈丁选择了小维,你本人更倾向于哪一种感情?

  正辉:很难说,可能我更相信一见钟情。其实你跟一个人相处一开始没有那种触动的话,慢慢可能会成为朋友,或者成为一种依赖和习惯。你意识到你喜欢上这个人,也是某一瞬间触动到自己,可能你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某个时刻的触动,那也算一见钟情的感觉嘛。

  Q

  那其实对于小维来说,也是面临选择,选择陈丁还是Johnson? 选择你自己去大堡礁,还是他跟你一起去?Lucia,你会怎么选?

  Lucia:我肯定不会选Johnson,我会选陈丁,因为他比较靠谱。当然我也不会选正辉(笑)。

  Q

  你们遇到的那个奇怪的一个妻子和两个丈夫的家庭,你觉得这一段对小维和陈丁的感情来说起到了什么作用?或者你是怎么理解他们这个关系的?

  正辉:其实陈丁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点奇怪,小维、Johnson、三口之家,对他来说是一种新的认知。我个人认为爱的存在方式有很多种,不是一种很局限的东西。

  爱一个人就一定要在一起吗?还是说爱一个人就必须是什么样子?没有办法定义,我也没有那么强大的阅历去给出一个很好的答案。但我觉得爱是多样的,是一种很广义的东西,不是局限于某一种才算爱。

  

  剧照

  老夫妇他们的那种相处方式,你能感觉到她对前任和现任,都有爱在里面。如果没有爱做基础去支撑的话,她不会去做那种选择。陈丁之前根本不了解这些,他觉得跟周影在一起就很好,还是初恋。所以陈丁会问老夫妇那些问题,他想知道为什么可以这样。对他来说也算一种很大的认知上的改变。


  观众看的是结果,但实际拍摄时遇到了很多难题


  Q

  比如说有没有哪场戏,你们是这样想,导演可能是另外一个打算。

  正辉:导演很清楚她想拍成什么样子。我作为一个参与到这部电影里面的演员来说,首先我觉得这部电影它肯定可以更好。在有限的条件下,导演已经做了她的最大努力。

  有一段时间我有过抱怨,就觉得这场戏可以更好,为什么不多拍两条呢?导演,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我只需要把戏演好。但是很多时候取决于当下的拍摄环境和条件,不允许你去做太多,这场戏占用太多时间的话,下面两场就没有办法正常推进。导演也做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妥协,取舍一些东西。

  后来看到成片我其实挺惊讶的,在当时那样的条件下能够拍成这样真的很不错。电影对观众来说是一个结果的东西,演员经历的是结果之前的东西。观众不需要去了解你拍的时候有多艰苦。但确实拍的时候我们经常就是两辆车开到一个地方,觉得不错,就下车开始拍这场戏了。

  

  花絮

  Lucia:摄影师就坐在前面那个车的后备箱里,拍我们。

  正辉:可能开了一天已经很累了,但是后天要拍的那个场景用不了,我们只能在居住环境的附近看有没有比较合适的地方,当下就拍。很多时候我俩已经累得不行,快要死掉了。

  我们平时出行就用戏里面的那辆车,当时是澳洲的夏天特别热,快40℃。导演说你们看一下那场戏的词,一会我们就拍。我当时觉得一切不是按部就班来的,很多时候真的很像一群想要干好一件事情的人聚在一起做事。另外我们团队就十几个人,也不大。

  

  导演在现场给Lucia(左)和正辉(右)讲戏

  Q

  那导演怎么跟你讲戏,用英文吗?

  Lucia:对,导演中英文都会。主要我从小在澳洲长大,中文不太懂,导演就用英文给我讲。她用很多真实的一些例子去讲小维的家庭背景,把这个故事都给我讲出来,小维小时候、几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我作为演员可以去找那个情感,这种方式挺好的。

  我刚读完剧本对小维的经历感觉挺陌生的,通过导演的指导完成了拍摄。

  

  导演李杰(右)为Lucia讲戏

  Q

  你觉得最感动的是哪场戏?

  Lucia:那场篝火的戏吧。那场戏拍出来,我觉得挺满意,那个氛围挺好。

  

  剧照

  Q

  正辉,你觉得最难的呢?

  正辉:可能是讲大段英文的那场,确实是一种主观原因。另外就是我跟周影分手的那场戏,我那个时候对剧本了解度没有那么高,十八九岁真的不太懂这种感情。他跟周影有很多话想说,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地认识到新的东西,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了。就像你想跟一个人说很多话,但见面的时候突然说不出口了。

  

  剧照

  但那场戏台词还挺多的,挺难的。如果处理不好,就好像两个人在简单地聊天。现在再回看的话肯定有遗憾,我对他有更多了解的话,可能会表现得更好。

  Q

  你平时比较喜欢看哪些类型或者哪些演员的作品?

  正辉:我看的电影其实挺杂的。但是比较喜欢看文艺片,像侯孝贤导演、是枝裕和、杨德昌。其实我很喜欢毕赣,特别喜欢他拍的《路边野餐》。

  我当时跟李杰导演一起去看的,激动得想站起来,哇怎么拍成这样子,我太喜欢了。其实这种电影导演的话语权很多,对演员来说表现的东西会比较少一点,但你又很想存在于那种电影里。

  Q

  Lucia呢?比较喜欢看什么?

  Lucia:外国片我看的比较多,主要是喜欢某些导演的风格。像《蝙蝠侠》的演小丑的希斯·莱杰,他是澳洲人,我很喜欢。

  Q

  最想尝试什么角色?

  Lucia:我想演警察,还有侦探。

  正辉:我比较喜欢现实题材,不在乎角色,能反映当下的东西都挺有兴趣。

  Lucia:你会拍古代片吗?我很好奇。

  正辉:看你片酬啦(笑),我不知道。可能演员最想拍的是跟生活中不一样的。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comment Login | Register immediately
相关推荐
排行榜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