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了解斯特拉斯伯格和方法派吗?
后浪电影学院

2019-01-05 10:39:53

李·斯特拉斯伯格的表演探险之旅

后浪剧场,聊与艺术有关的一切。既是一个表演和戏剧向的图书品牌,又是一个交流情感与思想的空中剧场。目前已有线上电台与线下活动,主创访谈与好书分享。

宾介绍

QQ截图20190105100902

姜若瑜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主攻戏剧表演、导演,辅修现代舞编舞,回国执教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后调至表演系。曾任北京京剧院导演。导演及指导学生排演多部话剧,如《孔雀东南飞》、《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帅克》、《我们的小镇》(翻译)、《床上的爱丽丝》、《娘惹艾米丽》、《罗密欧与朱丽叶》、《叶尔马》、《爱情书简》、《玻璃动物园》、《被遗弃的松子的一生》等。译有《激昂的幻梦》一书。

节目内容

后浪剧场近期出了一本新书,在演员圈、表演圈受到了很强的关注,演员陈坤、梅婷,导演林玉芬,前中戏院长徐翔等老师都在社交平台上推荐了这本书。

微信图片_20181229100736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等热播影视剧的导演林玉芬向母校中戏捐书60册

这本书的作者李·斯特拉斯伯格(Lee Strasberg,1901—1982)是美国方法派表演理论创始人,演员、导演、教师。早年于美国实验剧院师从在西方传授斯坦尼体系的第一人波列斯拉夫斯基,1931年在纽约成立了同仁剧院,1948年加入备受推崇的演员工作室,并担任总监一职长达30年。

斯特拉斯伯格是影响20世纪表演风格的里程碑式人物,其学生包括玛丽莲·梦露、詹姆斯·迪恩、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保罗·纽曼、杰克·尼科尔森、达斯汀·霍夫曼、哈维·凯特尔、梅丽尔·斯特里普等。

在大银幕方面,曾凭借《三个老枪手》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演员,以及凭借《教父2》提名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斯特拉斯伯格认为,《激昂的幻梦》这本书“第一次真正描述了方法派(the Method)。它记录了在同仁剧院(Group Theatre)运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观点和方法完成的演出,同时也记述了如何发现另外的新方法和练习,去解决斯坦尼体系没能解决的一些问题”。

为什么这本书会受到表演圈子的重视?

激昂的幻梦立体封带腰封100

众所周知,李·斯特拉斯伯格是美国方法派表演理论的创始人,这本书首次全面探讨了他创办表演学校的初始、理论和实践。我们看到,方法派就如同在明媚的阳光下,透过珠宝放大镜从各种色泽和层面中显现出它的优点与瑕疵。但遗憾的是,这部权威著作一直未能在国内出版。

2014年我们得知,中戏的姜若瑜老师十几年前就翻译了这部书,于是辗转找到姜老师,想办法去签这部书的版权。等到出版合同和翻译合同都签订后。等待了十多年的姜老师说稿子译完那么久了,再审订几次吧,于是又校又等,兜兜转转四年又过去。今天才知书稿已17岁。

这部奠定方法派表演理论的开山之作,终于在中文世界露面。希望借由本书的出版,让更多读者了解方法派的发展历程,并为从事表演及相关教学的工作人员提供参考。

以下内容是姜老师为《激昂的幻梦》写的译后序

由美国戏剧教育家、导演、演员李·斯特拉斯伯格继承和发展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的表演训练方法—方法派曾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极度辉煌。方法派演员的大名响彻全美,在好莱坞的银幕上,他们精湛的演技征服了全球大众。保罗·纽曼、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达斯汀·霍夫曼、杰克·尼科尔森、玛丽莲·梦露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人名足以让我们对他们的表演训练方法产生极大的好奇心。 

QQ截图20181226151904

李· 斯特拉斯伯格 (坐在最右边)在指导同仁剧院的排练(克利福德·奥德茨手拿剧本,站立一旁)

方法派训练下的演员,以他们真实、自然、近乎生活化的表演打动着无数的观众,而对这种表演训练的质疑却一直都存在着。质疑的焦点主要在于方法派的演员只适合于一种类型的表演,往往不能适应英雄式、史诗剧、历史剧的表演;他们的表演只能在银幕上发扬光彩,而不适宜在舞台上表演。

虽然方法派培养出来的学生们成绩斐然,虽然他们频频因为精彩的表演获得各种奖项,虽然因为他们的表演,大批观众涌入影院,但也难免行家里手对斯特拉斯伯格的质疑。

方法派在过去这几十年间总是处于风口浪尖,遭到来自美洲及欧洲大陆的非议。人们对方法派的责难为何那般苛刻,而对于在其后出现的很多表演训练方法及演出样式却又抱有宽容,甚至是接受的态度。

比如,同样是出自美国本土的安·伯格(Anne Bogart)的“视点”(viewpoint)训练方法;导演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的形式主义舞台表现;在美国处处开花的铃木忠志训练法;等等。

对方法派的非议,我认为:

● 首先与继承和发展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有着极大的干系。

● 是时间问题。上述诸多方法出现在较晚的时期,世界已渐渐趋于大同,人们更容易接受新的、不同的观念。

● 对李·斯特拉斯伯格个性中的一些非议。 

QQ截图20181226152316

边阅读边听音乐是人们最常见到的李· 斯特拉斯伯格,1936 年

从事演剧艺术的人对于“斯坦尼体系”无疑是有着顶礼膜拜的心理状态。在美国有人把体系的书籍戏称为演剧艺术的“圣经”,在中文的文化语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斯特拉斯伯格在书中谈到:“方法派是基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的主要原理和步骤……我总是把我们的工作称作 “工作的方法”,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体系这个措辞……它不仅是基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工作方法,还包含了瓦赫坦戈夫对体系进一步的阐明和促进……我们对完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非议的根源也许在这句话中:方法派发展了体系!换句话说,李·斯特拉斯伯格发展了“圣经”! 

毋庸置疑,方法派以及众多的表演训练方法,甚至斯坦尼体系的训练法都不可能做到适用于每个演员。无论怎样去评判方法派都有其各自的原因和理由。

但有几个不容泯灭的事实我们应该认识到:

● 方法派演员的精湛表演;

● 20世纪80年代左右的美国,学习表演的学生都希望接受方法派的表演训练,“方法”这个措辞甚至成为表演的代名词;

● 斯特拉斯伯格对戏剧执着的追求,表现在他珍藏的大量戏剧文献,以及自己孜孜不倦地对戏剧表演的研究和教学的严谨态度;

● 方法派能够以细腻而感性的训练帮助演员获取真实,使演员最大化地完善自身,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目前的中国演员们所缺乏的。 

如何继承,如何运用别人的经验?斯坦尼曾经说过,他的体系解决的是俄国演员的问题,不同国家和民族不能照搬来用,要针对自己演员的条件和情况而做出调整。方法派的训练法也是基于此目的:找到一个能够解决美国演员表演问题的方法。 

有感于斯特拉斯伯格及无数的戏剧前辈们以真诚、执着的精神为后人在戏剧的发展道路上披荆斩棘、扫除障碍,是他们不断地修正错误、改进研究,才会有今天的戏剧天地。无论是何种体系,还是何种方法,当面对它们,我们可以做到不人云亦云,也可以做到不妄下定论。这样我们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更好的条件去再创造,再进步! 

QQ截图20181226152654

玛丽莲·梦露在李·斯特拉斯伯格的课上做片段练习时,她给自己画的速写。

左下角的文字为 “我必须注意力集中”。

在过去的这20多年间,《激昂的幻梦》及方法派的表演训练法不断地滋润着我从事戏剧教学的心灵,不断地鞭策着我要听从自己的内心,不妥协。从1994年在美国留学学习方法派起,时至今日,我感到自己是一个如此幸运的人,除了家人以外,能让我碰上众多的前辈、朋友、同事、学生,是他们的支持使得我还能够坚持心中的梦想。

微信图片_20181226113036

姜老师在自家客厅录制后浪剧场的节目

红皮书是《激昂的幻梦》未出版时,姜老师用来讲课的打印本

借此我要感谢我的家人,没有他们的呵护与关爱我不可能有现在的点滴;我的长辈陈刚伯伯和梁彦阿姨、董保中伉俪,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我的美国之旅;我的老师玛丽亚·霍恩(Maria Horne),是她使我能够让大家在20世纪末开始初识方法派;鲍黔明老师、姜涛老师,是他们使我重回母校能够把我的爱好当作工作;徐翔老师、刘立滨老师、郝戎老师,是他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刻为我开启了另一扇门,使我得到了更大的发展;还有我的小朋友后浪出版公司的小树和她的同事润琪,没有她们也就没有《激昂的幻梦》。心中尚有众多的人们想对他们道诉感激之情,在此叩谢你们! 

我的老师玛丽亚·霍恩曾说:“也许在冥冥之中你就注定要来美国学习,有朝一日要把方法派带到中国。”我清楚地记得,在23年前,我似乎也踌躇满志地认为此重任非我莫属了。 

姜若瑜 2018 年 6 月于北京

  
本文由 @后浪电影学院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 need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comment Login | Register immediately
相关推荐
排行榜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