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一百年很长吗》导演萧寒:一百年,长的像拥抱,短的像呼吸
头条

2018-12-06 17:14:51

我想让大家思考的并不是长或者不长,而是你为什么觉得它长。

一门手艺需要工匠付出几十年甚至一生的时间,不断地钻研,磨砺自己,用双手赋予器物温度。

一段感情也需要时间的积淀,不断地互相包容和磨合,才能够爱久弥新,最终相伴到老。


工匠师傅在传授手艺的同时,也传递了专注、坚毅的“匠人精神”,正是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手艺才得以世代传承,不断延续至今,而他们的匠人特质也逐渐融入到他们的家庭和生活当中。《一百年很长吗》讲述的就是两个民间手艺人平凡又充满戏剧性的故事。佛山的小伙子黄忠坚热爱舞狮和蔡李佛拳,一穷二白的他始终得不到未来岳父的认可,和女友雪菲的感情也愈发复杂。


021da701fe649110b62b555079945271_meitu_1_meitu_1


新疆哈萨克族的老爷子阿合特是制作马鞍的能工巧匠,他决定帮助饱受肾病折磨的侄子,却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


1c25fd6af1a77e151e90e46c73759833


一百年很长吗?是否够做一件事?是否够爱一个人?导演萧寒希望观众能够带着“一百年很长吗”的疑问去思考,支撑我们度过这一生的到底是什么。《一百年很长吗》是萧寒继《喜马拉雅天梯》和《我在故宫修文物》之后执导的第三部纪录电影,于今日(12月1日)在全国公映。拍电影网有幸在电影上映之际和萧寒导演进行简单的交流,关于电影的拍摄经历以及他对一百年的理解。


W020181129566215939634

萧寒导演


拍电影网:您拍摄《一百年很长吗》的契机是什么?

萧寒:其实一直我都是在关注人物的故事,在拍完《我在故宫修文物》之后,我就想去了解这些更草根的手艺,以及寻找它们背后的人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契机。

然后我们就做了调研,做了田野调查,寻访了一百多个人物,然后我们从中选择了十几个人物进行拍摄。其中有两个人物,他们在拍摄期当中正好面临着他们的人生中最大的波折,最后,我们就把这两个最有冲击力的、最打动的故事剪辑成了这部电影。


拍:因为拍《我在故宫修文物》,然后对手艺人的故事产生了兴趣?

萧:对,其实我更想知道民间手艺背后的故事。因为故宫它是国家的博物院,它是在国家体制内的,有保障也受重视,但是不是最民间的,我其实更想去寻访民间的手艺背后的人和他们的故事。 

手艺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其实一直都是在寻找人的故事,包括《我在故宫修文物》,我也觉得文物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修文物的人,他们是更打动我的,是更鲜活的。

电影中的两个人物,又恰恰是在我们拍摄的这一年当中,他们的人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有很多冲击,最后就成了大家现在看到的样子。


p2405738335

《我在故宫修文物》


拍:“一百年很长吗”,这个主题是开始就确定好的,还是在拍摄的过程中慢慢形成的?

萧:其实一开始我就想去寻找,但是因为这个题目比较偏虚,它不是一个特别实的东西,所以它有一个宽泛的思考空间,这个是提前想好的,我也是带着这种思考去拍摄去寻找。

思考究竟是什么能够支撑我们,让我们更有勇气地度过生命中的困难,度过这一生。是不是手艺这个事?是不是我们爱的人?是不是我们喜欢的事?我觉得是去寻找这样的一些生活当中的思考。


拍:其实一百年,指代的是我们的一辈子?

萧:是这个意思,再一个是你跳出人生来看,它是在手艺的大背景下,但凡能称之为一门手艺的,肯定需要百年以上的历史。 所以我就觉得,需要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待生命,再多一些思考


p2541034550


拍:您在拍摄的时候,更倾向于做墙上的苍蝇还是房间里的大象?

萧:这都不是绝对的,还是尽量地不会去干涉到他们的生活。我们是伴随式的,不可能是侵入式的。


拍:为什么最后选择呈现黄忠坚和阿合特的故事?

萧:这两个人物的故事最丰富,也最打动我。另外就是,在这两个人的故事中,他们有相似的命运和面对的抉择,但是呈现出来是截然不同的,包括地域的跨度,这些使他们更适合结构成电影。 


拍:为什么没有做成人物群像呢?

萧:因为群像反映的东西不在一个空间里,我还是想要有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在我们拍摄当中,我也觉得这两个人物的故事会有比较强的张力。 


拍:他们让您触动的地方是哪里?

萧:首先是本身他们所经历的故事,另外就是他们身上透出来的特质。如果让我来形容,我会说黄忠坚很像喜剧之王,我觉得他很打动我。而阿合特老爷子,我非常喜欢他身上的那种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和英雄主义色彩,以及他面对生活的态度,这些都是最打动我的。


拍:老爷子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很潇洒。

萧:对,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拍:黄忠坚也特别真实,他很接地气。

萧:谁都是有多面性的,谁都不是天生就是英雄是吧?


拍:他有缺点,但是他也有发光的地方。

萧:其实这就是生命个体最打动人的地方,他首先要丰富、饱满、真实、有人味。


p2541125713


拍:我看的时候发现黄忠坚的部分会多一些。

萧:对,因为他的故事更完整,也更丰富,它的波折起伏更多一点。新疆的故事就相对平淡一些,没有特别多的波折起伏,基本上是比较平静的状态,所以我们肯定还是让故事交织在一起,但是内容上有一个侧重。 


拍:剪辑的时候会不会担心说有不太平均的感觉?

萧:不会。如果分量要平均了,整个片子可能看着就会不舒服。


拍:为什么不直接就讲黄忠坚的故事呢?

萧:我们也尝试过,但是这样的话电影立刻就会变得单薄了。黄忠坚他确实是有很多有趣的地方,但是电影还需要对人生和生命的思考。

从时空的角度上来讲,黄忠坚的故事是城市里面的,而阿合特的故事是在新疆的这样广阔的土地上的,那种状态就不一样。一个是大雪寒冬,一个是南方都市,这就完全不一样。

但是其中,他们的生活和面对生活的态度,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才是真正的能够让电影变得厚重的故事,它能够激发我们去思考。


p2541125709


拍:黄忠坚在电影里有一次爆发,引发了很大的一个讨论。

萧:我没想到,我觉得挺正常的,因为我们跟他相处了一年,我们非常了解他的状态,其实他还是挺听老婆话的一个人,但是那一刻的情绪也是真实的。

我觉得人总有绷不住的时候,有那么一个觉得我已经不行了,我要爆发的时候,我觉得这是真实的生活,我不想去粉饰什么。 


拍:这也是他少有的一次爆发。

萧:很少,是因为生活对他的打击,各方面的。你看他们俩平时跟段子手似地互动,但是人总有情绪的。


拍:黄忠坚在和雪菲的相处过程中,他也在学习舞龙舞狮,还在解决钱的问题,有好几条故事线在发展,那么您在选择素材的时候,是以塑造人物为出发点,还是顺应自然的时间线来叙述?

萧:肯定是先以故事本身为主,因为故事已经在那了,我们就要靠故事来塑造人物,这两个不是割裂的,它们一定是融在一起的,你的素材在讲故事的过程中也同时完成了塑造人物的过程。


拍:中间有几个对话是以黑场的形式呈现,是有特别的考虑吗?

萧:是因为不让拍,我们陪黄忠坚去见他的准岳父母。岳父发现我们拿着摄影机进去,就把我们推出来了,而且马上要报警,就吵起来了,因为他本来就不想接受这个女婿。

但是他带了小蜜蜂,声音就录下来了。这是真实的突发情况,当然也有人说这样的设计很好,它加强了戏剧性。我说对,但那是我们在没办法之后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我们只能这样做,但是做出来之后反倒很有张力。


p2541034553


拍:《一百年很长吗》由赵照老师担任作曲,同时邀请了黄渤老师来演绎同名主题曲。当时怎么想到找他们来合作?

萧:赵照我们原来就认识,我觉得他是一个优秀的创作人,而且他的创作风格和我们想呈现的电影的基调也很吻合,所以就请他来帮我做电影的音乐,后来还写了这首歌(主题曲)。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黄渤,我当时觉得如果黄渤能来唱就特别好,于是就试着去问了一下,结果他看了我们的宣传片和介绍之后就欣然同意了,而且真的是零薪酬。我们觉得可能这个片子本身也确实打动他了。


拍:您觉得一百年长吗?

萧:有时候会觉得长,有时候会觉得短,就像我们人生的不同的阶段,有时候觉得度日如年,有时候觉得白驹过隙。这其实就是,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感受。我想让大家思考的并不是长或者不长,而是你为什么觉得它长。我觉得可能这背后的是我们要去思考的东西,就是生命和时间的关系,我们究竟靠什么来支撑我们去走完这一生。


拍:您提到这个时间。我觉得对于纪录片来说,需要你去慢慢的积累生活里的一些细节。

萧:对,你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去堆积。就像我们如果拍摄的时候,你貌似感觉就是这两个人物的故事,但是你没有600个小时素材,不可能支撑这样的一个故事的发展。因为它不是说我用一个月把它演出来,而是必须要有一年的生活,你才能够寻找到故事的走向。这就是纪录片的魅力,也是纪录片特别需要花心血去做的原因。不是说我们几天就能拍出来的。

你比如说戏剧,它可以把这一天弄得好像戏剧冲突很剧烈,但是纪录片,你想拍到一个巨大的戏剧冲突,这种概率太低了,你一定是要有足够的时间放在这样的一个生命历程当中,然后变成一个100分钟的电影,你才会获得巨大的奖励。


拍:您之后还会继续寻找普通人的故事吗?

萧:因为这600小时,十几个人物的素材都还没有用到,我们打算要作为电视的版本和网络的版本再进行制作,这些可能会以群像的方式做成一个系列。 我觉得大家一定感兴趣,他们有什么故事?他们身上有他们的故事。


拍:很好,我很期待。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