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编剧大牛怎么写剧本?
佐尔巴

2018-10-31 15:41:28

编剧大师保罗·施拉德关于电影剧本写作的6条建议。

1


传奇编剧、导演和影评人保罗·施拉德写过很多经典电影剧本,其中最著名的是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1976年执导的《出租车司机》(Taxi Driver)。合作进行得非常顺利,以至于斯科塞斯又为他的三部电影找来了施拉德当编剧:《愤怒的公牛》(1980年)、《基督最后的诱惑》(1988年)和《穿梭阴阳界》(1999年)。

 

此外,保罗·施拉德还是一名导演。在写剧本的间隙,施拉德执导了18部故事片,包括1992年的《迷幻人生》,1997年的《苦难》,以及刚刚过去的一年,广受好评的《第一归正会》。他以引人入胜的故事、娴熟的节奏和自我毁灭的角色而闻名。


2

 

正盯着空白文档发呆?也许你是下一个“保罗·施拉德”——或者至少未来是一个编剧。NFS(nofilmschool.com)很幸运地在2018年纽约电影节上听到了施拉德的编剧智慧。以下内容就是这位编剧大师关于电影剧本写作的6条建议。

 

把剧本写作变成个人疗法


保罗·施拉德最初是一名电影记者和影评人,为洛杉矶当地的出版物撰写影评。他毕业后写了影响深远的电影理论书籍和散文,包括《超然的电影风格:小津、布列松、德莱叶》和《黑色电影笔记》。他不满足于单纯的理论化,他有讲自己故事的冲动。“我要写故事,因为我内心的很多东西,需要有个途径来发泄。”

 

如果你看过保罗·施拉德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中的任何一部电影,你可能会认出他最喜欢的主题:走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的角色,迷失的灵魂,他们有机会得到救赎或诅咒,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看到像《迷情记》和《苦难》这样的片名,你可以想象施拉德内心隐藏的黑暗。


3

《迷情记》

 

然而,听他的演讲,却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他表现得像一位慷慨大方的导师。谁能说说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施拉德透露,编剧一直是他驱除“恶魔”的最佳方式。

 

“很多人把剧本写作不正确地看作是成名和成功的渠道,”他悲哀地摇了摇头,“但剧本写作有一个很实际的应用,你可以在你的生活中使用:自省。我写《出租车司机》是为了治疗我当时经历的一些黑暗的事情。”

 

施拉德把精神净化变成了双重职业。碰巧的是,这位博学的作家兼编剧教授。他承认,他的方法可能并不适用于所有人,但他鼓励你去尝试——从简单开始。他告诉他的学生们:“把生活中的一个问题孤立起来。然后用一个比喻来解释这个问题。然后通过这个比喻开始写作,看看会发生什么。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我是孤独的,隐喻是开着出租车穿过城市,情节逐渐找到了我。”


4


《出租汽车司机》描写了一个从越南战场归来的年轻人孤寂、迷茫的生活状态。那场战争时时刻刻梦魔般的纠缠着他,给他内心世界留下了严重的精神创伤。为了摆脱孤独,他整夜开车,但所到之处又都充满了污浊和肮脏,在他看来,纽约仿佛一座地狱。他寻找爱情,却屡屡受挫,他想解救妓女艾丽丝脱离苦海,又不被对方理解。他刺杀总统候选人未遂,转而把枪口对准了妓院的皮条客和看门老头儿。这个社会的外部环境比他的内心世界还要疯狂。实际上,编剧保罗·施拉德是将自己身处的时代浓缩进了剧本里。——摘自世界电影之旅的博客

 

施拉德不让他的学生开始写作,直到五周之后。“最初的四周是集体治疗,”施拉德笑着承认。

 

概述你的故事节拍


正如施拉德所说,四个星期可能不足以孕育出一个有效的剧本。施拉德反复琢磨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直到他彻底了解了这个想法。“我不喜欢一开始就写,直到感觉合适,直到我觉得准备好了。”施拉德解释道。

 

即便如此,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施拉德发誓说,在尝试翻到第一页之前,他会先概述一个项目——把整个故事的所有节拍都列在一个标准便笺簿。他歪着头,沉思着:“如果少了什么,你就能感觉到。”


5

《第一归正会》

 

在朋友身上测试你的故事


好了,你已经有了一个大纲——但你还没有准备好写你的剧本。“剧本写作并不是关于写作,而是关于讲述。”施拉德说,“这需要练习。”

 

还记得那个写满笔记的便笺簿吗?施拉德用它来做口头陈述。“请朋友共进午餐或喝咖啡,完整地告诉他们你的故事。就像说单口相声。如果你正在失去你的听众的关注,你就会发明新的东西,然后你就必须把它写下来。如果你能在45分钟内讲完电影情节而不失去他们的注意力,那么是时候开始写作了。”


6

《聚焦人生》

 

当施拉德讲述他严谨创作过程的细节时,很明显他并没有美化。事实上,他建议所有的剧本写作都要同样严谨:“当我写第一页的时候,我已经概括了我的故事,并口头讲述了,这样我就能记住所有的节奏。”最后,他在几周内完成了剧本的写作。

 

建立一个框架


他的写作过程同样严谨。“我从晚上10点写到凌晨5点。事实上,我喝酒喝到五点。”施拉德笑了笑,几乎不好意思。(他的最新作品《第一归正会》是关于酗酒的),“但我有一个朋友,早上6点起床,抽大麻,然后写作,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作家。”


7

《第一归正会》

 

当然,你不需要通过致幻的物质来写剧本(没有哪个电影学校鼓励或容忍这种行为),但你确实需要花时间来找到你的写作过程。这就是施拉德所倡导的背离他自己策略的地方:“我认识其他作家,他们可以通过试错的方式来找到剧本。你必须找出适合你的方法。”

 

但对于72岁的施拉德来说,他选择的方法被证明是最有成效的。他还警告不要重写:这是编剧在苦苦挣扎时经常犯的错误,或者更委婉地说,是在寻找解决方案。


8

施拉德

 

施拉德解释道:“对我来说,重写剧本的主要过程发生在排练的时候,当你终于听到人们在说台词的时候。”作为准备工作,他建议先写一个简短的初稿——只要故事需要就行。“但不要删减你的剧本,”他警告说。“删减是简化思维。”相反,他建议,“从小事做起,想想‘加!’,不是减法。我有同样的编辑方法,如果初稿是60页,那很好。如果你的剧本在半小时内就能完成,那就比一小时还要好。”

 

施拉德的论点很有说服力。毕竟,他从经验中吸取了教训:一旦剧本被勾勒出来并经过测试,一旦行动和情感都达到最佳节奏,你就有了对话的框架……以及一个强有力的叙述。

 

为了卖出去而写……然后消失


施拉德也肯定了在最初几页中吸引读者的古老格言。“你应该像要卖给别人那样去写,”他坚持道。“想象一下,一个制片人每天都要读一堆剧本——他们只是在找借口把每一个剧本放到一边。试着让它触手可及。”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为了做到这一点,有时候你得用一块木板猛击自己的脑袋,然后问自己,‘我在做什么?’”


9

《愤怒的公牛》

 

在那之后,你的工作就结束了。施拉德认为设定界限很有必要“任何作家都不应该把导演或编辑评论插入剧本中,”他断言,“任何编剧都不应该被允许在片场。”显然,施拉德知道如何划分角色,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谨慎地重申,他的方法可能并不适合所有人。

 

找到共同点


那么,你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剧本创作方法?这个“创作过程”背后的过程又是什么呢?

 

施拉德的最后一个见解是关于在剧本中塑造角色,以及他在新闻行业的背景如何帮助他基于理解动机为职业做准备。是什么驱使一个角色的行动?他们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什么?


10

《出租车司机》

 

“新闻业,特别是采访他人的行为,对于教会我读懂人来说是无价的,”施拉德认为,即使那些不是记者的人也有可以使用这项技术。“我们都是人,”他解释说,“不管你是谁,如果我们交谈,我会找到共同点。这就是你作为一个作家的思维方式。”

 

正如施拉德所说,一切都回到了移情。最重要的是挖掘内在的资源,挖掘人性的深处,在那里,你感受他人的痛苦和快乐的能力将塑造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这就是为什么剧本写作与治疗如此相似:一旦你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你就会花时间去探索你内心深处的自我——无论如何,生活总有一种渗入工作的倾向,反之亦然。由此,伟大的剧本诞生了。

 

资料来源:nofilmschool.com

编译:佐尔巴,仅用于学习和交流。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