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阿拉姜色》容中尔甲:我不是在演戏,这就是我的真实生活
头条

2018-10-29 16:34:21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我才明白,我们以为尔甲老师在扮演别人的故事,其实他在还原自己的生活。

他是歌手,一首《高原红》红遍大江南北,参与的演出和电视节目不计其数,拿过的奖项和荣誉不胜枚举。他是关心员工的老板,也是疼爱妻子的丈夫、宠爱孩子的父亲。也许这些身份我们暂时要先忘记,因为在电影《阿拉姜色》里,他是演员——容中尔甲。

“我们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应该拍出来,这是一个全世界情感相通的故事”。仅仅因为这个好故事,容中尔甲与导演松太加一拍即合。第一次触电大银幕,短暂的适应期过后,他就迅速和其他非职业演员一起与角色完美融为一体。“我入戏出戏很快,哭戏刚拍完我就去喝酒吃肉了”,我惊讶于尔甲老师的洒脱,对他调整情绪的能力也十分敬佩。

从动作表现到情感控制,从四川到西藏,从罗尔基(片中角色人名)到尔甲老师本人,我们和尔甲老师重新回到片场,聊了聊拍摄期间的幕后故事。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我才明白,我们以为尔甲老师在扮演别人的故事,其实他在还原自己的生活。

容中尔甲

民族歌唱家、演员

1991年开始创作歌曲,1994年调至九寨汉民族艺术团担任首席歌手、团长等职务,2001年在九寨汉创建“容中尔甲演出中心”,2008年出品大型生态歌舞剧《藏谜》,2011年发行《格萨尔王》为北京的音乐大碟《藏谜·牧人之歌》,2012发行励志单曲《为梦想领跑》。2017年,发行专辑《天唱·仓央嘉措》,并获得第28届台湾传艺金曲奖“最跨界音乐专辑奖”和美国的Global Music Awards 全球音乐奖银牌奖专辑。

代表作品:《阿拉姜色》、《神奇的九寨》、 《高原红》、 《天籁之爱》、 《仅见高原红》、《牧人之歌》、《多谢了》、《为梦想领跑》 等。

我给导演讲了一个“老人与驴” 的故事

Q:能给我们讲讲您最初对导演说的故事吗?

A:那个故事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小学老师要通过考试从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结果没考上。回到老家后,因为他不会干农活,也没结婚,就一直很痛苦,后来只好出发去拉萨当喇嘛。没有人陪他去,他只好自己买了一头驴驮行李。他跟驴相依为命,走走停停花了三年时间才到拉萨。从拉萨朝拜完回来的时候,他没有钱雇车把驴拉回去,也不可能牵着驴走回去。他只好把驴寄养在拉萨自己回到了老家。这头驴就成了他的心病,直到他去世前还在想怎么把这头驴拉回来。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导演听,导演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电影题材,就把它改编成电影剧本,才有了今天《阿拉姜色》这个故事。

在接受了导演的“批评”后,拍摄非常顺利

Q:您拍的第一场戏是什么?真正适应演员的身份是在什么时候?

A:第一场戏是我们电影开场不久的部分。我从医院骑着摩托车带着妻子回家,她坐在我后面。我是一个歌手,这是我第一次演戏,我也不会骑摩托车,这一条我们拍了一天。

回到酒店后,我们和导演一起看回放,导演一条一条给我指问题出在哪里,说我的表演痕迹太重,还没从歌手的身份转换过来,感觉像是在舞台上表演,有点夸张。我自己确实也发现是这样。

我回想起94年我第一次进录音棚录专辑,录完以后,我到外面听我刚才唱的歌曲,觉得自己的声音很陌生。这跟我第一次演戏的感觉是一样的。后来导演跟我讲,你要领会这个男人的生活环境,他的心态,他对妻子的爱,生活中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断地看着回放,同时不断地去琢磨应该是什么样的感觉。我自己有家庭,有老婆有小孩,也会为生活中点点滴滴、油盐酱醋的事情相互脸红,吵架。所以从第二天开始,基本上就走上了正轨。

Q:您跟片中小男孩的对手戏很多,合作顺利吗?

A:挺顺利的,第一天是最不顺利的。第一天的镜头都废了,第二天重拍完导演说你看跟昨天的感觉都不一样了,就要这样演。找到感觉以后的戏最多就是台词说错了,或者走位不准了,基本上没有表演不过关的。而且导演会示范给小男孩看,说你的眼神要怎么样。那个小孩就模仿导演。小孩本身的心态也没那么复杂,他没有负担,反而很放松。

Q:片中有个段落是您以为小男孩溺水了,二话不说跳进去救他,这场戏拍了几次,难度大吗?

A:拍了两条,第一条还是因为导演的原因才没有过。开拍前,导演不让我轻易跳,因为如果第一条过不了就需要重新换上一模一样的衣服、鞋子,包括妆发也要保持一致,会花费很长时间。我就听他的口令,他让我停我就停。

开始拍的时候,我一直跑到湖边,有一块大石头,我踩着是直接可以蹦出去的。我就一直在等导演说话,他没有让我停,我只好踩着石头直接蹦,跳到空中才听到导演说停。可是没办法我无法倒带,直接落到了水里,全身都被打湿了,重新换了一套衣服。

我觉得重复最多的一条是拍了17次都过不了的那场戏。电影里演土医生的人是我现实中的表哥,导演临时找了一个眼镜给他,而且要求他看的时候眼神要从眼镜的上面瞥出来。我看到他就想笑,拍一条笑一条,导演说休息一下再拍吧。最后等大家把情绪调整好控制好,拍了一条就过了。包括我的朋友和家人在影院看的时候也全部笑场,太熟悉了很容易出戏。

“我的哭戏很好,但导演只拍了眼泪滴在手上”

Q:这片子总共拍摄了多长时间?

A:整个跨度是三个多月。一个原因是要转场,我们是从四川一直拍到了西藏、青海,转场时间很长。第二个因为在现实生活当中,从我们(家乡)那里磕头到拉萨的话,要一年多的时间,必然要经历四季,所以我们从绿油油的夏天出发,最后要出现冰雪,草都是黄的,我们等了一个月,整个剧组全部停下来不干活,就等草黄、等下雪,所以在电影里面你看得出来,春夏秋冬的感觉都有。

Q:您片中有两场哭戏,拍摄时心态有什么不同吗?

A:我一开始很担心哭不出来,也没有训练过眼泪该怎么掉下来。但是真正到了现场,我的妻子面容憔悴地躺在那喘息,手都在颤抖,是一场诀别的戏。我被那种氛围感染了,眼泪就流了下来。我觉得我表演得很好,导演给我看的时候却只有眼泪滴在手上的画面(笑)。

两场哭戏的感觉不一样。第一次哭更多的是跟妻子的离别,因为我和妻子很相爱,这是诀别的时候留下的悲伤的眼泪。第二次哭是妻子去世后,孩子还不听话,我还要把他们的东西全部带到拉萨去。我要完成他们的愿望,但是我感觉我自己很委屈,很可怜,所以是一种委屈的眼泪。

Q:您觉得对角色而言,是对妻子的感情更复杂还是小男孩诺尔吾的?

A:当然是对妻子的感情复杂。年轻人谈恋爱不是说情到深处人孤独嘛,“你”去拉萨是为了前夫,我非常吃醋,我有很多情绪。而且你这么重的病也不去医院。因为爱我会嫉妒、吃醋、抱怨,同时也生气、胆怯,感情很复杂。

对孩子更多的是从不接纳,慢慢到因为妻子去世,把对妻子的爱转移到孩子身上,把妻子想实现的承诺转移到自己身上。作为一个男人来讲,我的心胸慢慢开阔,不再那么自私能够宽容对方、接纳对方。年轻的时候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很激动,但是岁数大了以后,我可以把它处理得很好。所以说到后面,更多的是我自己心态的变化过程,是我自己内心慢慢接纳和包容的过程,对孩子的感情不是变复杂了。

这是一个全世界情感相通的故事

Q:影片一开始是妻子为了完成亡夫的遗愿,后来是诺尔吾完成他妈妈的遗愿,那么您的角色呢?支撑您“一诺千里”的动力是什么?

A:当然是对妻子的爱。妻子去世以后,这种爱慢慢地就爱屋及乌,把“我爱你”扩散到你所爱的东西。因为我爱你,我可以去爱你所爱的人,或者是事,或者是物,所以我才能带上你前夫的骨灰,你的骨灰,把你们俩的孩子也带到拉萨。就像刚才我们说的,这是作为一个男人,内心慢慢成熟的过程。      

到了距离拉萨三公里的地方,我给孩子买了新衣服,还给他洗澡、理发。我看到他把我撕掉的合照粘起来的时候,我的心里面就彻底释然了。

所以黑场的片段里面,我的说话声就带哭腔,我看到孩子的举动,所有的就释然了。也许那个时候,我也后悔把照片撕掉,又或许不该带回来,心情挺复杂。但是知道孩子偷偷地把这个照片带回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忏悔。

我们谁都知道,第二天我一定能把骨灰和照片带到拉萨,但是我们的影片在这结束了。因为跟孩子之间已经互相包容、接纳,我最后的防线也在哭的时候释然了。重要的是两代人之间,三个人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我给他理发,跟他有亲情的互动,一切都释然了,已经圆满了,电影就可以结束了。

Q:影片中出现了寺庙、活佛、天葬等藏区特有的文化符号,您觉得影片展现的是真实的藏区生活吗?

A:我是第一次拍电影,但我喜欢看电影。国内外有很多人拍西藏题材的电影,总得来讲都拍得挺好的,但是对文化、语言、民风都不够了解。把它渲染得特别神秘化、符号化,说西藏就是寺院、磕头、朝圣。说青藏高原,就是雪山、蓝天、湖,草原、牛羊,全部是这样的东西。甚至电影里面明明应该是生活服装,穿的全部是跳舞的服装,感觉是用舞台服装来拍藏族的生活,特别的浮夸,很符号化。吃个肉非要这么大一块肉,这么大的刀,这样切,喝个酒这么大的碗,就为了表现它的粗犷、豪放。

这种东西太标签化了,每个民族都有像张飞、林冲这样粗犷、豪放的,但也有像宋江这样文雅的,或者彬彬有礼的,或者很脆弱的,也有很多爱哭的男人,也有豪放的女人。

所以我们这次拍的电影,我觉得特别贴近生活,接地气。让我们能真正地看到西藏人的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包括这些人的性格。我觉得这个就是文化传播,把原原本本的东西拿给大家看,而不是把标签式的东西拿给人家看,那个叫以讹传讹,那个就不叫文化传播了。

我们真的想把最接地气的,最原本原样的藏族人的精神状态、生活状态给大家展现。撇开电影的剧作、艺术成分,就是展示最真实的藏族人,他是有情感的人,他不是雕塑,他不是神。他是普通老百姓,他有爱有恨,他也要为吃饭、油盐酱醋发愁的,冷了他会冷,热了会出汗,不能把他标签化。

这种情感如果能够通过这个电影展示出来的话,藏族人自己看了后,也会觉得很真实,很贴切我们的生活。观众会觉得原来藏族人是这样的,也是有这样的爱,有这样的恨,同样是这么的艰苦,这么欢乐,这么幸福,看到的是你最真实的一面,能够起到很好的正面传播的作用。

不仅是关于藏族的故事,而是在讲一个普世的爱。它超越了藏族,适用于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民族,甚至任何一个国家。凡是人都生活在这个世俗的地方,哪能离得开家庭、感情、油盐酱醋、吃喝拉撒。既然离不开,就会遇到电影里面所遇到的这些生死离别,爱恨情愁。每个人都随时会面临生死存亡,生死离别,我们都回避不了。

昨日已上映的《阿拉姜色》排片并不多,

喜欢的朋友一定要去看哦!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