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好的剧本,连配角都让人过目难忘
佐尔巴

2018-09-29 14:30:11

很多好故事之所以令人难忘正是由于其中的辅助人物。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很多好故事之所以令人难忘正是由于其中的辅助人物。他们可以推进故事,澄清主要人物的角色,增加色彩和质感,深化主题,拓展色调,为最微小的场景和瞬间增加细节。

 

詹姆斯·迪尔登(《致命诱惑》编剧)这样总结道:“只要在现实的背景内,只要不过分夸张,你可以使小人物也妙趣横生。很多故事都是娱乐性的,这并非泛泛而谈,而是说要让人们动眼、动耳、动脑。正是那些小细节使某种东西活了起来。”

 

个案研究:《飞越疯人院》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飞越疯人院》最初是肯·凯西所创作的小说,后来又被戴尔·沃瑟曼改成戏剧,并于1975 年被拍成了电影,编剧是布·戈德曼(BoGoldman)和劳伦斯·奥邦(Lawrence Hauben)。戴尔·沃瑟曼写戏时重新创造了辅助人物。刻画这些人物的粗略手法、主题功能以及他们和主要人物麦克墨菲之间的关系使他们令人难以忘怀。

 

在梳理主题时,戴尔·沃瑟曼已经看清了每个人物。“肯·凯西的小说是关于反叛社会的哲学意义的。最具典型的想法就是一个反抗权威的人以及他的遭遇。奇怪的是,《梦幻骑士》(Man of La Mancha,也是沃瑟曼的作品)和《飞越疯人院》虽然相差颇大,却被人当成了同一类戏剧。这是因为,它们讲述的都是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不肯顺从的、挺身反抗的人。而且在两者中,社会也致力于镇压并清除这个人。

 

我为本剧设定的论点在于社会的标准化和个体的压抑。总的来说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为了保护自身必然压迫个体,迫使他遵守纪律。社会保护的是自身的权力,而不守规矩的人威胁到它的权力。而这种自我保护又以个体失常为先决条件。

 

“为了阐述这一论点,我必须展现压迫力量及其受害者之间的关系。所有的辅助人物都是某种形式的受害者。把受害者全体当作受到关注的群体并不是很有趣,因此把每个人物鲜明地区分开来是很有必要的。他们可能代表着某种东西,但未必会得到完全的描写。我觉得极为重要的是,不能把他们看成某种穿制服的军队。为了让他们尽可能个性化,我绞尽了脑汁。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每个受害者都略有不同。印地安人是受害者,因为他是美国的受害者。有同性恋倾向的那个人(哈丁)是受害者,因为他遭到社会的蔑视和嘲笑,只能自愿地退出社会。口吃的男孩是受害者,因为他有个怪物般的母亲。无所事事、整天造炸弹的人是美国军队的受害者,因为军队摧毁了他重返社会的能力。以耶稣受难姿势贴墙站着的人是医疗体制的受害者,这个体制为了把人的行为改造到可接受的程度,拿他做了脑叶切除实验。即使拉奇德护士也是受害者,标准化和纪律化的社会把她变成了一个怪物。”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为了充实这些人物,戴尔在精神病院待了十天。

 

“我所寻找的元素是这些人的智力、教育水平和清醒程度。我想在他们身上发现一种特殊的行为模式,以此了解为何这些人被认定为疯子。但个体差异非常大,可以说,你找不到他们与正常人的区别。他们每天都吃药,因此行为遭到了修正和抑制。”

 

“通过观察他们在治疗前后的差别,我可以看出一种整体上的行为范围。吃药之后,他们说话变得死气沉沉了。这正是所谓的‘套话’。而在吃药之前,其行为模式却很疯狂,有时可以说是奇妙的。他们对自己有着疯狂的逻辑。有时,我甚至被这些人思维透彻之美深深打动。那是种非常规、条理不清晰、没有语法的表达。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通过推翻人物的正常逻辑,戴尔创造出了有趣的人物。

 

“人物如果按照完美的逻辑讲话和行动就会变得乏味。一般来说,完美的逻辑意味着谎言。因此,我就去寻找人物不合理的、矛盾的、错位的地方,这些地方比人物的直来直去更有启示性。举例而言,如果有人天性野蛮,我就会非常仔细地观察他们,因为他们终将完全显露出自己矛盾的品质,有时这种矛盾的品质真正揭示了这个人物。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麦克墨菲似乎是个野蛮霸道的人,却会教室友们跳舞,而且教得非常细致周到。令人吃惊的是,他也会引用诗句,虽然有时引用错了,但在内心深处,他对诗歌怀有热爱。当我看人物时,我是带着‘完美就是乏味’的假设去看待他们的。”

 

戴尔也对这些人物的隐蔽方面进行了分析:“我寻找潜在的驱动力,并且找到了让观众明白人物并不了解自身的方式。的确,人们表面上按照一系列动机行动,实际上却完全被一系列本能支配。”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比利·比比特并不理解他母亲对他的所为。他维护母亲,但实际上她却给他的生活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哈丁用以责备自己的理由——性取向——根本不算是过错。而拉奇德护士实际上是个受到人为强烈压抑的女人,堪称模范军人。这种压抑使她成为了一个憎恨男人的人。奇怪的是,她也有温情和正派的一面。这些都是有趣的矛盾。她做事时有非常良好的理由,而结果却糟糕透顶。

 

“我喜欢强调的一种元素是惊奇。主要人物很少会提供惊奇,但辅助人物却经常可以。它能够唤醒观众,使他们警觉。在《飞越疯人院》中,坎迪·斯达就是个惊奇。谁能想到一个美貌的妓女竟会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现?而且她还把朋友带来了——不是一个妓女,而是两个!她们都是很有趣的姑娘。”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我问戴尔,辅助人物会遇到什么问题?

 

“最糟糕的问题是不够完整。在故事中,你有的是时间使主要人物完整。而辅助人物(经常是很有趣的)却被撇在那里摇摆不定,而且无法变得完整。我觉得不管观众是否能意识到,这都令人十分沮丧。有很多次,我急切地希望了解辅助人物的经历,然而却没有时间。

 

“而且还有一种倾向是,只描绘那些足以形成一个人物的特性,而不必使这个人物特别有血有肉。在电影中,这几乎是必然的做法,因为你不能让辅助人物分散观众太多注意力。但这有时还是很让我困扰,因为理想中每个人物都应当是有趣的,而不应令人困惑和失望。”

 

《飞跃疯人院》经典片段

 

课后实践

 

当你为剧本创造辅助人物时,问自己:

■ 我的人物是否都在故事中承担功能?他们的功能是什么?

■ 我故事的主题是什么?我的每个人物用何种方式拓展主题?

■ 我是否注重次要人物的创造?如果我使用了人物类型,我有没有确认他们不是刻板形象?

■ 我的人物中有无反差?我怎样为他们添加色彩和质感?

■ 为了定义辅助人物和次要人物,我用了哪些粗略刻画的手法?这些刻画与故事和主题有无联系,是否只是为了加强人物的滑稽性?

■ 我的故事中有无反派?他们的幕后故事是什么?驱动着他们的无意识力量又是什么?他们是否在追求可理解的善,却采取了恶的行动去实现它?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来源:《创造难忘的人物》

作者: [美] 琳达·西格 / Linda Seger 
出版社:后浪丨文化发展出版社
原作名:Creating Unforgettable Characters
译者:高远 

※内容简介※

  本书为编剧塑造人物提供了体系化的指导和各种有效技巧。从轮廓描写到深入刻画情感层次、心理情结,手把手教你设定人物;妙用辅助人物和次要人物,巧妙编织人物关系,帮你写出有活力的群像戏。本书还打破非现实人物的“次元壁”,解析如何把握幻想人物、非人类人物的性格尺度。

  书中案例包括奥斯卡获奖剧本《飞越疯人院》《走出非洲》,被艾美奖垂青的热门电视剧《干杯酒吧》《墨菲·布朗》,经典小说《普通人》,美国国民广告“加州葡萄干”,并由参与上述作品的30余位编剧、作家、广告创意人亲自分享人物提升秘法。结合每小节末尾的练习,读者可以抓住人物写作的核心问题,循序渐进地提高人物写作能力。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该书内容!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