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的诞生】第二期 :许宏宇,天才剪辑师的导演初体验
头条

2018-05-17 11:44:06

他是陈可辛口中的剪辑天才,35岁就拍出惊艳处女作《喜欢你》
微信图片_20180514153756

5月5日下午,在北京三克映画中,围绕“新锐导演入行之路及其处女作的创作始末”,由宸铭传媒、后浪出版公司&拍电影网联合举办了线下沙龙活动《导演的诞生》第二期

本次沙龙,我们特邀《喜欢你》导演许宏宇作为本期嘉宾,与大家一同分享了他的导演成长、进阶之路。

p2455295446

2017年4月,入行10年的许宏宇,第一次以导演的身份亮相,在陈可辛导演的扶持与帮助下,他的导演处女作《喜欢你》以黑马的姿态,在票房与口碑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被誉为“2017年度最甜爱情片”。

在做导演之前,许宏宇被誉为“天才剪辑师”。10年间,他剪辑制作的影片超过100部,包括:《羞羞的铁拳》、《夏洛特烦恼》、《亲爱的》、《七月与安生》等等。截至今年1月,累计票房超过83亿元人民币。

许宏宇曾两次提名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剪辑奖,三次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剪接奖,是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剪辑奖提名者。2018年,许宏宇凭借导演处女作《喜欢你》提名第12届亚洲电影大奖、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新导演。

 

Q & A

黄晶晶(策划人)&许宏宇

微信图片_20180510181056_副本


叙事与影像之间

Q 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成长经历吗?

许宏宇:其实,我大学的专业并不是电影而是现代艺术——综合性的,包括绘画、摄影等等。电影有涉及但现代艺术的“电影”跟我现在做的电影,区别还蛮大的。那时候接触的都是一些“反好莱坞”的电影,单纯从声音、从画面去表现,并不强调故事本身。但开始学之后,我发觉影像(或者是电影)原来是非常好玩的,所以毕业之后我就想去找一些和商业电影制作相关的。 

大家都知道,商业片是要讲故事的。但在学习中,我发现其实“艺术性”与“故事性”是不矛盾的,是可以找到平衡点的电影是一种艺术,而它也是一种媒体。

Q 很惊讶听到您说曾经非常对抗好莱坞。因为我们觉得其实在新锐导演里面,您是将叙事和商业、个人表达和商业大众接受结合地非常完美的一位导演。这是否与您在美国的学习经历以及,在好莱坞的工作经历有关系。

许宏宇:我觉得其实并不是我去了哪个地方对我的影响大。这种影响是你慢慢在内在去寻找的。

我的大学学习让我可以更深入地去了解电影。那时候为什么对抗好莱坞?因为艺术学校认为讲故事有很多方式,比如可以用小说、绘画、拍照等等各种各样的方式,电影并不是唯一的。电影最本质的东西并不是讲故事,是影像(MOVING PICTURES)——画面跟声音

但当我在影像基础上接触到叙事,我认为叙事跟自己对于电影的本质理解其实是不冲突的。好的电影其实都是把这两个方面结合的特别妙的,所以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平衡。我有自己想表达的一些故事,无论是通过剪辑也好、导演也好,要找回跟电影本质是有关联的事,而不是放一个机器,跟演员说“你就说吧”。

a3twbw5695505698542

Q 您刚才有一个提法,我非常地感兴趣。就是说您在学习这种现代艺术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和电影的一种关系。我坦白来讲,我觉得现在很多从事电影行业的人,或者学习电影行业的人都忽略了一个概念——电影观.

许宏宇:我们在学校学习电影其实只是打基础。比如,这个镜头我应该怎么用,需要什么镜别等等。在我看来,电影最重要的是你内心想要表达什么。

在座的各位可能会看大量的电影,但千万不要带着“我要从这个电影学到什么”的心态。在我看来,这是特别错误的事情。不要觉得诺兰拍的很好,我就研究他怎么剪。千万不要做这种事,特别没用。因为电影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你看完这个电影之后你能知道它在跟你讲什么。哪怕你不喜欢,它也是在跟你说话。你会慢慢从别人的作品里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个性与喜欢的东西,然后你就会越来越清晰我该做什么。

 电影诞生已经100多年了。我觉得原创是头十年或者是二十年的事情。我们现在要去做的,是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一些表达或者自己内心的一些信号,用自己喜爱或者属于你个性的方法去讲述出来。

微信图片_20180510181052_副本

Q 您觉得在什么时候确定了说我想要去成为一名导演,然后也通过电影这种媒介去表达自己。那一刻是什么时候?

许宏宇:是在大学的时候。

大学的学习让我有机会不停地去拍、去做实验。我记得我曾经拍了一个短片。那个短片,老师只给我们一个很简单的主题——two heads,两个头。

我记得我拍了两个女生的头,然后也不会打光,就是一个白屏幕,一束特别亮的灯光照到两个女孩的影子在后面。拍着拍着,我发现其中一个女孩有泪光。我不知道原因,但试着让她释放,她突然间失控,哭的特别厉害。然后,两个人的头就靠的很近,后面的影子慢慢融为一体。我让哭的很厉害的那个女孩别哭了,没想到另外那个女孩开始哭,两个头又慢慢分开。那一瞬间对我来讲很奇妙。

电影是移动的影像。我觉得当在拍一个移动的影像的时候,其实已经有故事了。这个故事不一定像我们说的什么三幕式。其实,每一个东西都有一个很细微的叙事,只有你找才能找得到。


所见即所拍

fd97be250a8f450fadb0f5bf3050d851

Q《喜欢你》里面也有非常多打动观众的细节。

许宏宇:对。这些细节以及对人物的理解,在我们讨论的时候,都已经在脑海里了。《喜欢你》其实不是一部长故事情节的电影,它的故事非常简单,但是我们拍了很多细节,有很多很细微的东西。我可以分享一个拍《喜欢你》时的小故事。 当时,我们在一个非常贵的酒店的二层别墅里拍,金城武就住在这里。有一段戏是周冬雨在这个别墅的屋顶上喝醉了,一不小心掉到二层的阳台里。

我坚持要拍这段戏。因为她掉进阳台的那一刻,就是周冬雨掉进金城武的世界里最重要的一刻。可能观众未必看的出来。但这场戏对我来说相当于定了整部戏的风格,也是我对爱情的一个感受。我觉得爱情就像一不小心就从你的世界掉到别人的世界里头,你掉的很伤,被人说你很丑,还被赶出去,但是还得回来。我觉得这就是我对爱情的感觉。

a8f35x0385566569619

还有一个场景也特别难操作,就是菜市场。我要选一个能开车进去的菜市场。这个场景对于我来讲是代表金城武决定进入周冬雨的世界,跟周冬雨从天台掉下来的那场戏是一个呼应。如果没有这两场戏,我不知道这个戏的其他细节要怎么拍的。所以一开始我到上海看景,就先把这两个地方定下来,然后慢慢才有其他的东西。

Q 其实在剧作的过程当中,你刚才讲了很多细节的东西,但是细节往往是需要观察生活、发现生活、积累灵感的。然后您又是导演,又是剪辑师,还是老板,你是如何发掘自己灵感的技巧和源头?

许宏宇: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除了刚刚我讲的,电影不应该是带着目的去看,另一个想分享的点就是你怎么去感受这个世界

我们做电影的,并不是机器。我们其实是在讲生活、讲人的关系、讲有血有肉的故事。感受这个世界是拍电影的首要条件。

这个世界其实有一朵花在我们面前。有多少人能看到它有多美?可能只有一个。那这个人就能拍出好的电影,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你在这一朵花前面想太多。比如,这朵花我应该怎么卖呢?我应该怎么包装呢?别人会不会抢我的花呢?或者是你没睡醒,这个花在你眼中是模糊的等等。那就是你还不清醒。我觉得在忙乱的工作中,还是要让自己保持清醒。

p2457008571

Q《喜欢你》有非常少女心的感觉,这个是你拍电影的时候想要定的基调吗?

许宏宇:其实并没有。有一句话说“什么样的人拍什么样的电影”。我并不是说我是一个粉红的人,但可能有一面是这样的。所以,当我很真心去拍这部戏,大家自然就会get到或者是体会到这个信息。

电影的好处就是它会把我们创作人内心的很多的面,通过不同的影像去呈现。我想讲特别幼稚、特别笨的爱情,表达就会影响到一切——不只是音乐,可能服装、美术、演员的表演,甚至是摄影机的运动,这些都会围绕主题来表达的。


讲故事的音乐

Q 您在大学的时候其实是大学乐队主唱,你有组过乐队。然后,来到了北京,其实也跟很多音乐人关系很好,可不可以理解为其实音乐也是你寻找灵感的一个源泉?你自己还会创作吗?

许宏宇:音乐对我来讲绝对是很重要,但我其实唱的很难听,所以我就被乐队……

 Q 他们说因为你离开了,所以乐队就红了。

许宏宇:对。他们就火了,真的是我走了之后一两年就非常火。《喜欢你》有一些音乐是他们做的,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

我特别喜欢音乐,小时候是学单簧管的。我记得我第一次坐在管弦乐团特别震撼,置身其中,时间在流动,大家在演奏。指挥在指示的时候,给予很多不同的力度。这对我影响非常深。我明白了听是很爽,但你在里头演奏的时候更爽。


《喜欢你》片尾曲

Q《喜欢你》的原声音乐您大概参与了哪些工作?

许宏宇:我对音乐和声音特别在意。很多时候,我看剧本或者做剪辑会想到很多音乐做参考,那是跟故事与感触有关系的。

《喜欢你》就是这样。电影完成的时候,我会跟作曲一起去对,研究音乐怎么跟画面匹配。比如说金城武的世界的音乐是什么样子的,周冬雨的世界的音乐又是什么样子。我们会寻找。因为只有继续深入你才能知道中间很微妙的一些变化。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没有“安全感”很珍贵

Q 您刚才有提到演员的表演也是在一部作品里面非常重要的、关键的一个因素。《喜欢你》是您的处女作,卡司阵容非常强大。特别是演员金城武,我们了解到,跟他合作的导演其实就有限的他熟悉的几位。据说他也是一个比较没有安全感的演员。您在现场是怎么跟他去讲戏和沟通的?那种合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许宏宇:不同的演员,我觉得应该有不同的方法。哪怕同一个演员,你在不同的电影里其实也要有不同的方法。当然这个方法我也是第一次,我也是在学,一直在寻找。首先,我想说“没有安全感”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因为如果非常有安全感的人,他只知道自己在那个世界里头,他突破不了。没有安全感等于你每天都在摸索,我觉得这就是电影的本质。电影本身是你应该需要一种在现场跟他一起共生、一起成长、一起焦虑、一起欢乐的一个过程。

8c5344fe5d71440a96d5c0e6683827bd

跟金城武、周冬雨的合作,我会有我的不安全感、我的焦虑,但我会一直跟他们讲,大家试着试着会找到感觉。当然,这个磨合首先是我们要表达的东西是清晰的。如果你这个戏不知道拍什么,不知道为了什么拍,也不知道这场戏是想表达什么,那就会很灾难。


剪辑师与导演

Q 您在《喜欢你》的拍摄过程当中,其实是非常相信剪辑,相信剪辑台上是可以出现惊喜,所以您拍了大量的素材。现在如果第二部再去创作的话,这种工作方式,剪辑师的这种工作方式还会伴随着你吗?

许宏宇:我觉得也会一样的。但是可能我的心态会有很大的变化。我是剪辑师出身,会知道我在现场剪的时候能帮到一个剧组或者帮到导演什么。我经常提的一个例子就是剪《武侠》。剪汤唯的时候,她的一些表演我选择了NG的镜头,这个给到导演跟演员的是一个很清晰的、就是这个人物可以这样演的一个方向,所以剪辑师对拍摄的过程一定有影响的。

但是如果我是导演的身份,我是不能出于依赖剪辑来给我东西。剪辑师在从他们的角度、对电影的理解,重新创作的时候给我新的东西。

Q《喜欢你》的成片与它剧本定稿的版本有什么差别吗?

许宏宇:没有很大的分别。但是,一些小的细节会有调整。比如电影的开场该怎么开,我们剪了可能四五个开场的方法,到底这个故事先应该从金城武开始,还是先从周冬雨开始。

如果非要说一个剪辑跟剧本差别很大的例子反而是《七月与安生》。它的变化是很大的。尤其是后半段,剧本设计了好几个反转,最后我们只选择了两个。

七月死了之后,我们用她去旅行的那些镜头混在一起,就变成了现在的结尾,那是剪辑台上剪出来的。

开场也是重新剪的。剧本里的开场是从小时候开始的,但我们想《七月与安生》是一个闭环的感觉,它像安生在写一个小说,所以开头是小说,结尾是小说。那些是重新剪出来的结构。目的是让观众对于这个故事的进入方式更清晰。

所以我觉得电影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作为创作,剪辑确实跟编剧是一样重要,一个是影像的,一个是文字的。


电影是需要执行力的

Q 如何理智对待外界对你的赞誉。

许宏宇:首先是感谢。但你要明白自己不是靠这些活着的,或者,你不是靠这些去创作的。那些东西都是表面的。感觉像吃完甜品一样开心,但适当的时候要让它飘走,然后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去想你接下来要拍什么。

如果你是一个热爱电影的人就一定要把这些东西放下来。我觉得不只是夸奖,哪怕是批评,你也不要把这些东西放进心里,赶紧做你的下一个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Q 我觉得您说的是一个特别高的境界,就是有点叫做“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我做我自己的,自然老天会有机会给到我。我比较好奇的是在于如果对于年轻人来说有指导意义的是,当时有什么样的机会可以让您获得陈德森导演的助理这样子的一个职位。

许宏宇:当时,陈德森是需要一个生活助理。我头几个月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帮他停车。因为公司在尖沙咀,特别不好停车。

我是一个特别好的助理。因为我知道导演要拍电影,所以,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能做的全都提前给他准备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地、更清晰地投入在创作上。

电影是需要执行力的。这种执行力是你知道怎么做,并不是说你想到就好了,想到跟做到是两回事。

p1697172777

Q 戈达尔曾经说过,30岁之前不要拍你的处女作,您做到了。恭喜你。那您也会把这句话送给更年轻的想要成为导演的创作者吗?因为他们现在可能非常焦虑,五年不拍电影,我可能职业生涯就完了。

许宏宇:什么年龄前拍电影,我觉得是相对的,你可以40岁,也可以25岁。年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你们要早跟比你们更厉害的人合作。

如果你在这个房间里是最好的那个,那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去寻找比你厉害的人。如果你到了新的房间发现自己不是最厉害的,那你要想办法去帮到最厉害那个人,这样你才能变成更厉害的人。

我刚刚说了帮陈德森导演停车的事情,可能我还帮他很多事。包括陈可辛导演,陈凯德导演等等。如果你不是最好的,你就去帮最好的那个人,这样你自然也会学到很多。

Q 您从陈德森导演的助理做起,后来来到了北京,在成为了剪辑师的闪光的一刹那,有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许宏宇:那“一刹那”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院看到自己剪的预告片。当时,我帮陈可辛导演剪了《投名状》的预告片,在影院看另一部戏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自己剪的预告片,那种兴奋感很特别——在影院里,跟很多陌生人在一起看你参与的一个作品,哪怕不是你拍的,但你是其中一份子,我就觉得很有力量了。回想起来,这个感觉可能是已经有想要分享的冲动,把自己内心展现出来的想法。

微信图片_20180510181038_副本

Q 预告片,您的第一次剪辑是您要求的?还是有人说您来尝试一下?

许宏宇:《投名状》是我第一个转换身份的契机。当时我在剧组拍花絮,做纪录片,整天都在陈可辛的旁边。他比较信任我。我知道每一场戏是如何拍的、怎么完成的。后来我帮陈可辛导演剪了一场戏,他觉得还OK,于是我就一直帮他剪。

那个时候,我因为做剪辑忙到几个月都没回家,光剪花絮剪了50多条,还有预告片、正片。我们还采访了所有的演员,单飞来北京采访李连杰就做了三次,做了非常细致的工作。

这些对我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陈导也变成我最好、最重要的一位恩师。所以,我一直认为电影不是一个能拿收入来衡量的事情,它是你一直在存储的过程,有一天你会把所有东西爆发出来的。

微信图片_20180510181056_副本


“我也想当导演”

每一期的《导演的诞生》沙龙,我们将会邀请来自不同影视专业院校的学生代表,由他们带着所搜集来的同学们最想问导演的问题,现场向导演提问!

Q 学生代表:您当初进到《建国大业》这个剧组的时候你做了哪些功课?会不会有一些顾虑剪辑的时候?

许宏宇:剪《建国大业》的时候我要用一个完全陌生的软件来剪片子,这是我唯一做的功课。这是一部电影,不是纪录片,里面有导演、演员对于每一个人物、每一件事、每一种情怀的表达。

 

《建国大业》片段

Q 学生代表:您觉得剪辑师最需要的是什么。

我觉要有感知的能力,你能把自己的视野打开——哇!这个声音很好听,为什么?这个颜色很好,有一天我想怎么用它。就是这种感觉。这是能练习的,你要非常安静地去听自己的内心。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