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森的人生,如果要拍成电影,那一定是一部励志片
后浪电影学院

2017-12-05 15:57:30

古人常说,古稀之年,从心之年。吴宇森在电影这条路上,一直遵从内心。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359

11月24日,吴宇森导演的新片《追捕》上映了。已经71岁,古稀之年的吴宇森,带着他标志性的“暴力美学”又回来了。

时间拨回到1978年,火遍中国大陆的日本电影《追捕》在香港上映之时,32岁的吴宇森恰好也有一部卖座喜剧《卖身契》在热映。那时候的吴宇森,和当时的年轻人一样,留着披肩发,穿着喇叭裤、花衬衣。他壮志未酬,还只是一名卖座喜剧导演,也还没有拍影史经典《英雄本色》。

年轻的吴宇森为《追捕》里的高仓健所倾倒,高仓健穿着的立领风衣深深地“迷住了”他。于是多年之后,“趁现在还提得动枪”,再上映的《追捕》,让吴宇森终于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致敬演绎了这部经典之作。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14

古人常说,古稀之年,从心之年。吴宇森在电影这条路上,一直遵从内心。他说:“没有完美的作品就会一直拍下去。”四十年间的创作历程,他的电影,虽然在讲故事的方式和动作戏的表达上一直求变,但关于情义与情怀的主题却是永远不变的。他说:“任何时候,观众都需要浪漫的、诗意的电影。”

吴宇森的人生经历,如果要拍成电影,那一定是一部励志片。香港四大才子之一作曲家黄霑在《吴宇森传》中这样评价吴宇森:

“阿森的半生,其实是香港极富代表性的真实故事,典型得可以列为香港社会学的样板个案。徙置区成长的穷青年,自幼就疯狂地爱上了电影;不管吃尽什么苦头,受过多少白眼,矢志不渝。在捱尽人间辛酸之后,成就了一身好功夫,积聚了满脑新意念,终于,好作品一部又一部的拍了出来,结果,全世界的影迷,都被这位香港导演的创意慑服。石硖尾阿森变成举世知名的John Woo!

其中吴宇森所经历的种种奋斗过程,对今天香港青年,肯定有非常正面的励志作用,我希望大家看完《英雄本色》、《喋血双雄》和《变脸》Director's Cut影碟之余,仔细研究一下为什么当年吴宇森会变成今天的吴宇森。”

今日就为大家分享关于吴宇森导演年轻时候闯好莱坞、赴韩国拍片的鲜为人知的精彩幕后故事。由动作导演桑林撰写,收录在《电影动作设计》一书中。桑指曾在《太平轮》中担任动作指导 ,与吴宇森导演有过紧密合作! 


“校长”吴宇森

香港观众接受了他曾经不被看好的剧本,《英雄本色》瞬间红遍整个华语世界和东南亚地区……数年后,香港电影圈给吴宇森起了一个尊贵的名称—校长!校长这个词听起来比较内地风范,不太像香港社会对人的称谓,为何称吴导演为校长,这一直是大家的不解之谜。

——桑林

时光再往前推,那是吴宇森导演青涩的三十岁,即1976年。我们对1976年的香港的印象是完全模糊的,因为没有直接看到过相关报道,只听说香港属于资本主义社会,到处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之后几年,从东南方向内地吹来一股新潮之风,人人手戴电子表,身穿喇叭裤和花衬衫,肩扛双喇叭录音机,男女都留着披肩发,走起路来脚下像安了弹簧、过了电。这是我们对那个年代的香港的印象,也是对那个时代的记忆。

QQ图片20171205154858

青年吴宇森

当时,吴宇森同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留着披肩发,穿着喇叭裤、花衬衣。同年,他被韩国一家电影公司邀请拍摄一部韩国电影《少林门》,那时的吴导演年轻气盛,只身一人独闯韩国电影圈。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20

《少林门》1976 吴宇森(导演/编剧)

吴导演来到韩国,电影公司的负责人到机场接他,随即去了电影公司。一下午的电影会议还算顺利,可是公司社长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眼前这个身穿喇叭裤、花衬衣的年轻人身上。对了!还有披肩发!社长的眼睛里充满了对面前这个香港青年的怀疑。

会后,社长安排晚饭宴请吴导演,一个偌大的包房圆桌边只有吴导演一个中国人,其他全是韩国公司的作陪人员。吴导演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晚要完蛋了,他去之前已经了解过,在韩国只要能把合作人喝趴下,一切就都好谈了!来吧!谁怕谁!

第二天醒来,吴导演才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昨晚怎样回来的完全不记得了。上午按点去了公司,公司只有一名助理在,其余的人还没出现。到了下午,社长和员工来了,社长激动地拉着吴导演的手对其他人说道:“这个年轻导演喝酒厉害,拍电影肯定也厉害!”这就是吴导演征服韩国电影同行的第一件事。

很快,电影开拍了,吴导演的拍摄手法比较多变,按照当年香港电影的拍摄习惯,大都移动拍摄,很少用一支三脚架固定着拍。

吴导演要求摄影师安装轨道进行运动拍摄,几组镜头下来,坐在一旁的社长突然站起身,拉着吴导演的手大声跟韩国工作人员说:“会移动拍摄电影的导演,肯定是好导演!”从此,这个穿着喇叭裤、留着长发的香港年轻导演征服了韩国电影圈。这是一段过往佳话,每当和校长聊得尽兴时,他都会说说这段有趣的经历,以此激励我们这些年轻人勇往直前。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24

1986年到1993年是吴宇森电影高产的几年,而且每一部都是经典,这在香港电影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他的心不只停留在拍摄香港黑帮片上,其实还有更广阔的胸怀,想要拍摄更宏伟的人类题材。随后,他的电影风格被定义为暴力美学,完全征服了世界,好莱坞为他敞开了大门。再后面的作品我想大家比我还清楚,我想强调的是他作为华语电影导演在好莱坞创下了商业电影的辉煌,他每一部电影即是一个里程碑。

2000年上映的《碟中谍2》(Mission: Impossible II)以5.45亿美元获得了当年全球电影年度票房冠军,到目前为止这是华语电影导演在好莱坞创造的无人能及的纪录。吴宇森所取得的成就及影响力可以和李小龙相媲美!

吴宇森导演的经历非常丰富,他作为华语动作电影导演的印记永远刻在世界电影史中。他老人家的故事还有很多,最值得我佩服的就是他的勇气和敢于冒险的精神。

QQ图片20171205155014

吴宇森与张家振

当年,吴导演只身闯荡好莱坞时,身边只有张家振先生一个人。张家振先生是吴导演在香港拍电影时关系紧密的制片人与合伙人。离开熟悉的香港电影圈去好莱坞发展,那相当于是完全重新开始的时刻,对于需要团队合作的电影艺术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而且,好莱坞电影的拍摄流程毕竟和香港差别很大,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吴导演非常不适应好莱坞的制度。比如,在好莱坞,导演的权力被弱化,同时导演被分成三六九等,二流或者三流的导演根本没有拍摄上的主动权,没有选择和定夺剧本的权力,也没有后期剪辑的权力,仅有把剧本变成画面的权力。因为那些都是电影公司的权力。导演的工作就是拍摄大量的画面素材提供给剪辑师,之后就与其无关了。

这个体系和香港完全不同。在香港,导演的权力非常大,从剧本到拍摄再到后期,导演可以把电影当作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一样呵护,不被其他人干涉。这和现在中国内地制作电影的情况非常相似,就是导演中心制。这样的模式可以让导演“玩得很爽”,但弊端当然也是很大的,如果是新导演,风险就更大了。

不过,现在内地的投资人内心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大的,愿意把大把的钱砸在自己认为有潜力的新导演身上,并且给他们无限的权力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就会不按照套路出牌,在资本的驱使下盲目乐观地建立电影项目,所以也造就了当下中国影视圈的乱象。而在美国,商业电影的发展时间毕竟比我们长了很多,现在几乎已经被磨合到了最稳定的阶段。好莱坞这样的拍摄制度实际上是最稳妥的机制,是最保障投资人权益的方式,将不确定的风险在投拍前就消化掉了。这是制片人中心制的优势。不过,电影就是要争夺权力的,只有获得了更大的权力,才能制作出导演自己想要实现的影片。就像孩子是自己养就的,而不是靠吃百家饭养大的。

在美国拍电影的现实状况令吴导演刚开始非常不适应,只能把张家振先生找来发泄一下情绪,过后该怎样面对还得继续怎样面对。

但是吴导演这个人非常有韧性,不断地向电影公司争取权力,比如剧本修改权、选择演员权、后期剪辑权等,这些权力在电影制作流程中是非常关键的。在美国的电影生产中,每一个环节都会聘请最优秀的专业人员,到了某一个关键点,他就会发挥想象力和专业能力,这样可以让更多人把好的想法实现在电影里,从而达到集思广益的效果。这就是好莱坞电影制作强于我们的地方。我比较赞同这种方法,所以在拍摄动作和后期剪辑时,我也习惯这种集思广益的方式。路阳导演拍摄《绣春刀》的过程也是如此。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33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36

《变脸》工作照,吴宇森指导尼古拉斯·凯奇与屈伏塔

和吴导演合作,令我念念不忘的是他总是非常耐心地教导我们这些年轻人。他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是“困难越大,我越顽强”。当初在好莱坞发展的初期,他克服一个个困难和拍摄制度上的差异,用一部部作品和成绩,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变着合作的模式。最终,电影公司根据吴导演的电影在市场里的成绩,给了他更大的空间和权力。他把这个权力在一部电影里用到了极致,这就是《变脸》(Face/Off,1997)。

吴导演在这部电影里获得了剧本修改权。在此阶段,他不忘东方文化对他的滋养,将东方文化和情感注入到电影中,让这部西方电影有了东方的血脉,似乎还可以看到中国的阴阳与因果等哲理。这部电影是争取到更多权力后实打实反映吴导演自己思想的作品,是他把东西文化融合得最好的电影,也是吴导演电影人生中的另一个高点!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39

《变脸》经典一幕:屈伏塔照镜子,镜面里的却是凯奇。

和吴宇森导演合作的时候,也曾听他讲述过在美国拍摄《风语者》(Windtalkers,2002)的故事。制片方根据拍摄周期和预算计划,为一场美军攻打日军的大场面战争戏安排了一周的拍摄时间。吴导演认为这与之前计划的两周拍摄时间相比远远不够用,反复交涉后也无果。其实是制片人想压缩拍摄时间,所以将大的场面缩减。而吴导演根本不可能降低自己的拍摄标准。

经过思考后,他和制片公司交涉,在七天里完成这场战争戏的拍摄任务,但是制片公司需按照他的要求满足拍摄条件。结果制片公司没有人相信一周的时间可以拍完如此大的战争场面,就和吴导演签订了协议,如果超出拍摄时间,就扣除吴导演个人的片酬。签完之后一些美国制片人就等着看笑话了,因为根据美国拍战争戏的经验,这样大场面的戏至少要两周才能拍完。

QQ图片20171205155747

《风语者》拍摄现场

最终吴导演改变了常规拍摄方法,利用前四天的时间精心设计场面调度,让2000名演员实地排练(这个场面及拍摄人数也打破了美国战争场面的纪录)。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特技帮忙,都是吴导演实拍的。后两天则用于埋设各种爆破装置及炸药。第七天的时候导演调来了12部摄影机,将它们分置到不同的机位,使演员的表演路线和场面都覆盖在摄影机的镜头里,在不穿帮的现场边缘架起了总指挥塔。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444

《风语者》剧照

吴导演和爆破总监站在上面统览全局。待一切准备好后,大家就等待着爆破总监的命令。当时必须无风操作,因为场面里有无数炸点、汽油弹及各种烟花弹,不稳定的风会给剧组造成危险,并使效果打折扣。眼看拍摄的时间一点一点减少,所有人都焦急得额头冒汗,制片人看着眼前的巨大场面,连连唏嘘。这哪是拍摄电影,分明是军事演习,只不过子弹没有弹头而已!

最终爆破总监下达了可拍摄的命令,吴导演通过扩音器大声高喊:Action!总攻开始了!当时的现场效果真是犹如一次中型军事演习。

微信图片_20171205154511

《风语者》剧照

30分钟后硝烟停止,吴导演还不等看拍摄回放就宣布收工了,因为看完12部摄影机的素材就需要6个小时,所以只有回到驻地才能看。在返回驻地的2小时车程中,吴导演的心快提到了嗓子眼,他像赌博一样把一切押在了这6个小时的胶片里。

晚上,吴导演在剪辑房里看了8个小时的素材,哪知道剪辑房外所有制片人、电影公司老板及高层也默默焦急地等了8个小时。等看完所有素材后,吴导演走出剪辑房,发现所有人都在等着。吴导演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向大家宣布成功完成拍摄!数年后他给我讲述这段惊心动魄的事情时还是非常激动。他说那回就跟赌博一样,只有凭借自己的应变来克服客观条件,成败就靠上帝了(他是个忠诚的基督徒)!

华人导演闯荡世界都要克服种种困难,没有什么借口可成为降低作品水准的理由,水土不服又怎样在好莱坞混呢!

  
本文由 @后浪电影学院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