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丨哈莉·贝瑞怎么依靠这12步拿到奥斯卡影后
后浪电影学院

2017-08-10 10:42:33

你对自己越了解,就越会成为好演员。

2006年第78届奥斯卡,伊万娜·查伯克的四名学生(泰伦斯·霍华德、查理兹·塞隆、杰克·吉伦哈尔和凯瑟琳·基纳)一举揽获最佳男女主角和最佳男女配角四项提名。

哈莉·贝瑞凭借在《死囚之舞》中对一位饱受生活摧残的女性的成功演绎,斩获2002年第74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在颁奖台上她激动非常,表达了对恩师伊万娜·查伯克的感谢,她说“要是没有你,我永远都不可能搞清楚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p44474805

下面我就来看她是如何与哈利·贝瑞一道,用12步打造出影史上第一位黑人奥斯卡得主的。

一个演员如果局限于内在感受,就常常会把他的表演内在化,这样就不能激活和调动自己或是观众;而当观众看到某人为了试着达到一个目的或者目标而极尽所能地战胜痛苦时,他们就会被深深吸引,因为剧情是鲜活的、不可预知的:剧中人物采取行动带来了某种风险,从而开始一段无法预期的旅程。演员仅仅做到真实是不够的。演员的工作是做出各种选择来引出令人兴奋的结果。你可以用真实的油彩在画布上绘画,但如果最后的画面并不引人入胜,那就没有人愿意去看它。

微信图片_20170809154157

这个方法将教你如何运用你的创伤、痛苦、困扰、需求、渴望以及梦想来驱动你的角色达到目标。你将学到,角色生活中的障碍不应被默默接受,而是要以英雄的气魄战胜它们。换句话说,我的方法教演员如何“获胜”。

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就将所有戏剧的核心定义为个体为了达到目标而进行的斗争。克服和战胜人生中所有的困难和冲突,得以造就积极有力的人物。马丁•路德•金、斯蒂芬•霍金、苏珊•安东尼、弗吉尼亚•伍尔夫、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贝多芬、特蕾莎修女和纳尔逊•曼德拉,他们都是在人生中战胜了各种几乎不可逾越的磨难而达到各自的目标。

事实上,困难越巨大,这些人战胜困难的激情就越强烈,获得的成就或影响也就越深远。假如他们没能战胜磨难取得非凡成功,那也是由他们自身的原因造成的。他们成为了不起的人物,正是由于遭受了诸多的挑战。有的人努力战胜逆境,而有的人则得过且过、逆来顺受,显然前者对于观众来说要有吸引力得多。一个人并非必须取得胜利才能成为胜利者——努力去取胜的就是胜利者,而失败者却接受失败。

p44474807

你对自己越了解,就越会成为好演员。你需要搞清楚,是什么东西深深地影响你,让你做出行动。下面的十二项表演工具会帮助你直抵内心,敞开并探索自己,从而暴露并引导出那些潜藏在我们所有人内心的杰出的“魔鬼”。你的阴暗面、你的创伤、你的信仰、你看重的、你恐惧的、你的自我意志、让你感到羞耻的或让你引为自豪的,这些都是你作为一个演员可以使用的“颜料”。

这十二项工具是:

Step 1. 总目标

(overall objective)

你的角色在生活中最想得到的是什么?找到你的角色在整个剧本中最想要的东西。


Step 2. 分场目标

(scene objective)

在一场戏中你的人物想要得到的是什么?这个目标统一于角色的总目标。


Step 3. 阻碍

(obstacles)

明确物质、情感和精神方面的障碍,这些让你的人物难以达到他/她的总目标或分场目标。


Step 4. 替代

(substitution)

找一个你现实生活中的人物,用来代替某场戏中与你合作的演员,这个人物需要符合你的总目标和分场目标。例如,如果你的人物分场目标是“让你爱上我”,那么找一个你现实生活中的人,你真的迫不及待、不顾一切地、完完全全地想要得到这个人的爱。运用这种方法,你的表演能够获得所有的层次,它们来自于一个真实人物的真实需求。


Step 5. 内心视像

(inner objects)

当你说到或听到某个人物、场所、事物或事件时,你的脑海中出现的形象。


Step 6. 节奏单元和行动

(beats and actions)

一个节奏单元就是一个主题。每次变换一个主题时,就要变换一个节奏单元。行动是小的目标,它们在每一个节奏单元中来构成分场目标,进而构成总目标。


Step 7. 背景事件

(moment before)

一场戏开始之前(在导演喊“开始!”前)的事件,是你身体上的也是情感上的一个起始点。


Step 8. 场所和第四堵墙

(place and fourth wall)

运用场所和第四堵墙,意味着借助你真实生活的某个场所,给角色的物质现实环境——多数情况下是在舞台、摄影棚、布景、教室或外景中完成——的层面,赋予一些相应的特征。运用场所和第四堵墙可以创造出不同的场景特征,例如私密感、亲密感、历史感、安全感、真实感,并让场景产生意义。场所和第四堵墙必须对你就其他工具所做出的选择有所帮助,并与之相协同。

Step 9. 行为动作

(doings)

操作道具就会产生行为动作。谈话时梳理头发、系鞋带、喝水、吃东西、用刀砍等等,都是行为动作的例子。


Step 10.内心独白

(inner monologue)

在你心里进行的、不大声说出来的对话。


Step 11. 既往情境

(previous circumstances)

你的角色过去的经历。它是生活经历的累积,决定人物个性和行为表现的原因和特征。把角色的既往情境个性化为自己的经历,这样你就可以真切而深入地理解角色

的行为,成为角色,像角色一样生活。


Step 12.顺其自然

(let it go)

查伯克表演法的确需要演员运用智力,但它不是一套智力练习。这个方法是一种创造相当真实的人类行为的方法,得以创造出强有力的、去除雕饰的角色表演。为了充分再现自然的生活流动,保持一种自发的无意识状态,你必须摆脱你头脑中的理性枷锁。为了达到这点,你必须信任你运用前面十一项工具所完成的工作,然后顺其自然。

以上这十二项表演工具可以为你打造一个坚实的基础,让你不断呈现出原始、深刻、生动和有力的表演。

我和哈莉•贝瑞(Halle Berry)在《死囚之舞》(Monster’s Ball)中的合作就是很好的例子,可以看到这套方法是如何生效的。下面我以一场重头戏为例,向你简要说明我们是如何运用我的表演方法中的一些元素的。在这场戏里,我会告诉大家我们是如何运用剧本分析体系中的几项表演工具的。请记住,我们在最后的表演中会使用到所有的十二项工具,但要是在分解每一场戏时都运用全部的十二项工具,会显得非常烦琐。所以,下面我们只运用几项工具,来感受一下这个表演方法的效果多么显著。

《死囚之舞》讲述了一个极其令人心碎的故事。哈莉扮演的莱蒂西娅是一个悲剧性人物。我们必须要找到一种方式,让哈莉(莱蒂西娅)不要成为她所处情境的一个受害者形象,从而不要被角色所遭受的多重悲惨命运所屈服。电影中令人心碎的故事,开始于莱蒂西娅带着她的肥胖儿子最后一次看望他的父亲(她的丈夫),而他作为死刑犯正等待最后的死刑执行。她的丈夫死后不久,儿子也在一场车祸中丧生,接着莱蒂西娅被解雇而失去工作,又被房东赶出居所。随着剧情的展开,莱蒂西娅发现他的新男友(也是她新的希望)有一个极端种族歧视的父亲。这些悲剧似乎都还不够,在影片结尾,她得知她的新男友与她丈夫的死有一定的关联,但他从未告诉她这个秘密。莱蒂西娅被彻底激怒,面对绝望的生活如五雷轰顶。

哈莉是如何面对这些事件而没有放弃呢?她有什么样的个人经历能与她的角色发生联系呢?我们是如何尽可能地让这个压抑的故事变得有希望,并且让哈莉的角色最终获得胜利呢?一旦人物放弃获得胜利的努力,故事就结束了,而观众则不会满足。我们从确定她人物的总目标开始,运用了十二项工具。我们继而找出了哈莉在情感上与莱蒂西娅的痛苦相重合的个人经验,并由此出发,在她的表演中一步步克服这些困境。

“背叛”一场戏

说明总目标(工具1)、分场目标(工具2)和内心独白(工具10)的运用


● 场景:莱蒂西娅发现新男友汉克在她丈夫的死刑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但却从未告诉她。这时莱蒂西娅感到被背叛。

● 莱蒂西娅的总目标:“被爱和被照顾”

莱蒂西娅经历了过去及至如今的种种苦难生活,她最为需要的是安全感和被帮助,这具体体现在“被爱和被照顾”上。分场目标必须支撑总目标的完成,以在完整的剧本中形成一个连贯的轨迹,并让演员、角色和观众都有一个紧凑的旅程。这是整部电影最后一场戏,莱蒂西娅必须战胜她所面临的各种阻碍并成功地达到总目标。为了做到这点,她的分场目标不能是关于这个背叛,而是她如何得到她想要的——爱。这样一来:

● 莱蒂西娅的分场目标就是:“让你爱我”

《死囚之舞》的最后一场戏,开始于莱蒂西娅在汉克的物品中发现了她死去的丈夫给她的男友汉克画的肖像。这幅画说明汉克认识自己的丈夫,这可能是丈夫在死囚牢房里画的。但汉克从未向她提起过这回事。影片导演马克•福斯特(Marc Forster)希望影片结尾没有答案,避免人为的处理痕迹,留给观众去思考莱蒂西娅最后是否要杀死她男友、自杀或是杀了男友再自杀。

尽管独立电影和艺术电影常常有一个黑暗的结尾,我却坚信每一个人,包括艺术影院中的观众,都希望能在影片结束时感受到希望(胜利)。换句话说,带给电影观众们一种经验,让他们能够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中去期望得到一个令人高兴的结局,就像莱蒂西娅在她的生活中找到这种结局。剧本并没有给出快乐的结局,而我们也不能改变剧本,因此,就需要由哈莉的表演来注入一种感觉上的希望和可能性。

汉克的隐瞒意味着巨大的背叛,也给莱蒂西娅的痛苦簿上新添了一项。对莱蒂西娅来说,这种欺骗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她在暴怒中爆发了。我们怀疑她是否会去杀死男友或自杀还是先杀男友再自杀(这种怀疑与导演的预期一致)。哈莉这时运用了与“让你爱我”(而不是“我要感受愤怒和绝望”——情绪正常的人会想要这样吗?)的分场目标相一致的内心独白。内心独白的运用,在没有改变导演意愿的情况下改变了结局。

为了找到内心独白,我们必须把莱蒂西娅痛苦的发现个人化,这帮助哈莉形成她内心强烈的愤怒。电影中,她愤怒的表情仿佛在说:“他怎么能这样对我?!”为了让她的内心独白能有一个从愤怒到希望的过渡,哈莉和我一起谈到了莱蒂西娅的生存本能。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要争取到汉克的爱,并且相信它真的存在,否则她就会死。莱蒂西娅会把她的发现视作一种邪恶的背叛,这意味着她将经历情感上的死亡,甚至可能是肉体的死亡。因为她需要被汉克所爱,所以她不得不为汉克的谎言找到另外一种解释。汉克的隐瞒也许并不是一种欺骗的行为,而是一种因为爱而做出的巨大牺牲。莱蒂西娅会理性地思考汉克的行为:“他应该是太爱我了,他害怕告诉我真相是因为害怕我知道后会离开他。因为他爱我那么深,所以他宁愿压抑地活在令自己内疚的秘密中。他觉得离开我就不能生存,所以他的行为并不是欺骗,而是出于一种对我的深爱……”

就这样,不必大声说出台词,只是运用内心独白,观众就可以确切地看出她的所思所感。她的内心独白轨迹是这样依次展开的:

● 发现后的惊讶……

● 转变为带有杀机的愤怒……

● 继而转变为伤痛和迷惑……

● 继而转变为一种活下去的需要,她要找到一种途径来改变她发现之后的震惊……

● 她找到了一种方式:把背叛看作是某种好事……这让她感受到一种无条件的爱意(一种她从没有过的感受)。

以上所有这些都通过哈莉的面部表情和动作表现出来。影片中,她在汉克回来之前把这个过程完整地过了一遍。当汉克回到家,在门廊喂了她一口冰激凌,她双眼满含爱意地注视着他,开始内心独白:“结束了我人生中所有的痛苦经历后,他的爱会让我的生活美满起来。我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以上我简单叙述了在《死囚之舞》这部影片中我和哈莉共同的工作案例,希望通过这一个具体实例,能让你们对查伯克表演法有一个更清楚的理解。与这种方式类似,在我多年的表演教学生涯中,我和不同演员的工作案例,以生动的方式非常高效地帮助学生们理解了这套表演方法中的某个具体的工具或者方面。同样地,在下面对这十二项工具进行说明的过程中,我将广泛地运用大量的具体案例。这些案例会涉及从我的课上走出的众多演员——有奥斯卡金像奖获得者,有电视剧、舞台剧演员,还有崭露头角的年轻演员。

本文摘选自后浪出版新书《演员的力量:查伯克十二步骤表演法》

p44474812

“查理兹·塞隆常会在一部戏快要杀青时给老师伊万娜打电话,让她给自己安排新的表演练习。有一次塞隆拍戏的片场离老师的工作室不远,她也要趁着午餐的间隙跑去她的课上学习。2004年,查理兹·塞隆获封奥斯卡影后和柏林电影节影后。”

“布拉德·皮特原本是个有着好莱坞梦想的无名穷小子,却从未学过表演。他一边在伊万娜这里学习表演,一边打三份卑微的零工维持生活,比如穿上卡通装为商家招徕顾客。后来,他不仅成为无数人的银幕偶像,也凭借突出的演技获得众多名导的邀约,获奖无数。”

“金·凯瑞在被我们熟知之前,在几部不成功的电影和电视剧中出演一些龙套角色,演技也为人诟病,甚至一度连获得试镜的机会都变得困难。这时他来找到伊万娜学习表演。之后,金·凯瑞成为好莱坞冉冉升起的一颗喜剧巨星。”

“碧昂丝·诺尔斯虽是乐坛天后,但没有学过一天的表演。在伊万娜的指导下,她担纲影片《梦女孩》的三个主演之一,演技广受赞扬,获得MTV电影奖最佳表演奖的提名。”


  
本文由 @后浪电影学院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