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的故事》:有史以来最纯粹的恐怖电视剧
hmyism

2017-08-04 10:28:59

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恐惧贯穿全剧。

20170803_172257_000


本文涉及严重剧透,请酌情阅读。


恐惧、内疚、殴打、背叛,心碎,残肢和谋杀……伊丽莎白·莫斯饰演的女主奥弗雷德在基列国经受的折磨逐渐达到了高潮。下面我们将分析一下2017年的《使女的故事》是如何成为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电视剧——以及第二季将如何超越第一季。


尽管《使女的故事》是我们多年来所见过的最恐怖的电视剧,但它一直被视作一部反乌托邦及科幻作品、政治寓言、警示性故事和女权主义文本,因此评论家们往往会忽视,它同时也是一部惊悚片。《使女的故事》包含了最纯粹的恐怖——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恐惧。全剧贯穿了一种紧张的氛围,让你在观看该剧之后不得不静坐片刻,平复心情。这种恐怖是一种无情的、可怕的恐怖。


20170803_172257_001

伊丽莎白·莫斯饰演奥弗雷德


故事从一开始就极力渲染了一种真实的恐怖氛围。可怜的“疯子珍妮”在红色感化中心和管教嬷嬷们顶嘴,很快就被拖走,在她被送回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上蒙着一块纱布,一只眼珠已经被挖掉了。


剧中还出现了一些失去双手的使女和伤痕累累的面孔,她们在公众场合往往被有意避开,在私下里却受到崇拜。我们体会了奥弗格伦的恐惧,当她醒来时,看到的是自己缠着绷带的胯部,而嬷嬷向她承诺,她过去的“不正常的”性冲动不会再困扰她。我们的女主人公奥弗雷德(原名为琼)遭受的所有伤害——例如,在她试图逃跑遭受惩罚后脚底心留下的鞭伤,都通过悲惨的特写镜头被展示出来。


20170803_172257_002

无处不在的肉体恐怖——《使女的故事》


在这部剧所描述的虚构的国家里,这种无处不在的肉体恐怖或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在这里,女性的价值仅仅在于她们的身体——事实上,只是一个特定的功能。只要她们还能怀孕,那么身体的其他部分是否还健全就无关紧要。


20170803_172257_003

《使女的故事》剧照


《使女的故事》讲述了女性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以及为了夺回这份权利铤而走险的故事。相比之下,性爱场景则是自由的、感性的,只有少数的女性,如女主琼能够真正投入其中并享受自己身体的时刻。当我说“性爱场景”的时候,我指的是琼和她的丈夫卢克之间的自愿性行为,以及琼和尼克之间发生的性关系。


强奸是该剧另一个主要的恐怖元素。剧中并没有出现性虐式的场景。更确切地说,它是以一种静谧而又敏感的方式展现出来的,聚焦在女性对其产生的反应而非性行为本身。这是一个施于床前的、可怕的仪式场景,镜头集中在一些细节,例如,当琼挣扎着想要放空自己时,努力盯着的头顶上的枝形吊灯。当镜头对她的面部进行特写的时候,我们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经历和体验了这一切,而不是作为一个观众观察这个过程。


20170803_172257_004

《使女的故事》剧照


有一个片段讲述了疯子珍妮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在她的受精仪式上进行了反抗,而琼的受精仪式的场景相比之下则更令人震撼,因为她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以求自保。


剧中的其他恐怖之处也都是如此。观众不再是公正的观察者——我们存在于琼的思维与脑海之中。每一集都能引起观众的共鸣,我们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感到紧张和担忧。这些历经创伤的妇女会被迫用石头打死另一个无辜的囚犯吗?大主教对自己和奥弗雷德的“偷情”行为有怎样的令人作呕的幻想呢?始终性情不定的瑟琳娜·乔伊会让琼陷入另一场家庭恐怖之中吗?


20170803_172257_005

莫伊拉(萨米拉·威利 饰)


大多数惊悚片都有赖于稀奇古怪的安排。你享受这种观剧时被惊吓到的感觉,因为你与故事中存在的那个恐怖的世界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你不太可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僵尸、鬼魂或食人族,所以你可以看着电视剧里的恐怖剧情被吓得灵魂出窍,但在你看完之后去睡觉时只会感到有几分神经紧张罢了。


微信图片_20170803172714

奥弗雷德(伊丽莎白·莫斯饰)


当然,基列国的世界已经离我们远去。这是一个近未来的反乌托邦故事,它属于科幻小说,或者是推理小说,如果你喜欢这种归类方式的话。


但它同样是一个与我们的世界非常接近,甚至近得令人脊背发凉的世界。事实上,故事中发生的每件事——剥夺使女的自由,以及他们卑鄙的受精仪式——都正在世界上的某处真实发生着。剧情中不断响起一些著名的歌曲,冲击着我们,让我们记住,如果我们稍稍偏离,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这就有可能会变成我们的世界。


微信图片_20170803172719

《使女的故事》剧照


在《使女的故事》中,对于受害者的指责和随处可见的厌女情节也令人感到难以接受。受训的使女们被迫将珍妮所遭受的强奸归咎于她自己,这与媒体和法官为那些强奸他人的年轻男性辩护,称这些强奸犯只是“犯了一个错误”的行为,并没有很大的差别。


而大主教对于妇女的态度——蔑视她们的同时又对她们盲目地崇拜——这与现实世界中某个留着可笑发型的国家领袖也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之所以能够与这些真实的恐怖保持距离感,是因为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在这里”,例如女性生殖器切割,被迫逃离自己的国家,被剥夺基本权利,而这些恐怖的事情在《使女的故事》中被西方化,所以我们可以正视它们的存在。


微信图片_20170803172723

《使女的故事》剧照


《使女的故事》的剧情将会如何进一步发展,还有待观察。该剧已经宣布续订了第二季,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创造的世界已经足够丰富,能够让编剧们在其中挖掘和探索好几年,并且不断发掘出新鲜的素材进行创作。想象一下剧中反复提及但没有真正出现的“殖民地”会给观众带来怎样的震撼吧。而天眼们的审问究竟是什么样的呢?第二季还可以探讨基列国对儿童的教导,或深入地讨论一下这个国家的政权与宗教的关系。


《使女的故事》最恐怖之处就在于它与现实世界十分接近,所以无论第二季的剧情如何,我们都希望它不要离我们的现实世界太远。


作者丨Abigail Chandler  翻译丨孔舒越 来源丨界面新闻



  
本文由 @hmyism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