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拍电影网 门户 专栏 机构专栏 查看内容

重磅纪念访谈:追忆父亲李翰祥之电影人生

2017-5-8 17:47| 发布者: 后浪电影学院

摘要: 风花雪月,笔走龙蛇。


视频节目 | 更多爆料,请看《三十年细说从头》专访:李翰祥之女李殿朗对谈奇爱博士沙丹:



他是邵氏第一位票房百万大导;

他是胡金铨亦师亦友的干哥哥;

他是成龙唯一一部午夜场电影的导演;

他是香江第一位“转行“在报纸上写影坛八卦的顶级导演(大致类比就是陈凯歌突然开了直播,变身卓伟,整天用粤语、北京话、台湾话、东北话、天津话八卦圈内那些事),他就是李大黑子——


李翰祥。


十级“金”学家李翰祥的

两位潘金莲


李翰祥大众最为熟悉的,除了《火烧圆明园》、《倾国倾城》、《三笑》、《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些史诗宫闱片、黄梅调电影之外,就是风月片了。


特别是其中的三拍金瓶梅(《金瓶双艳》、《武松》和《少女潘金莲》),更为其赢得了影坛薄幸名。用其女李殿朗的话来说,李的作品就是“风流,但绝对不下流。”

 

少女潘金莲


拍片时,李翰祥是不会逼任何人脱衣服,甚至胡锦会问他:“你怎么不让我脱衣服呢?”


但他就是要拍脸上表情,观众要看得清脸上表情,脱光了衣服的女人随处都能看到,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殿朗回忆道“父亲要拍亲嘴,不会说很露骨那种,都是很风流,看起来,很有品位。”


而且,李翰祥还会带着自己的女儿家人去看电影院看自己所谓的午夜场黄戏,“要是我父亲觉得是下流的东西会让我们去看吗?他对我们的管教是那么的严厉。”


李翰祥酷爱研究《金瓶梅》,尤其是潘金莲这个角色,在他的镜头塑造下别有一番风味。


在《三十年细说从头》这本书中,李曾经说过“看过《水浒传》和《金瓶梅》的读者们,谁都知道潘金莲是个被侮辱、被损害的无知妇女。如果说她淫邪,毋宁说是社会环境造成的,所以根本用不着替她翻案。”而他旗下的两位金莲女郎——胡锦和汪萍,则是各有不同的调教方法。


金莲双艳,左为汪萍,右为胡锦

 

“《金瓶双艳》的潘金莲,由胡锦饰演,她的演出够放,也够荡,那股眼含秋水,骚在骨子里的样儿,的确是潘金莲再世。汪萍和胡锦的戏路,根本是两回事”。


汪萍浓眉大眼,一脸正气,之前的角色都是些淳朴天真的女学生,而她离开影坛的最后一部作品,却是李翰祥的《武松》。重头戏武松杀嫂的一段,汪萍不得要领,怎么演也演不出,于是李翰祥讲戏道:“她(潘金莲)一生爱武松,一直渴望和他来一下。这一刀,就像操进她的逼里!”说罢做了个欲仙欲死的表情给汪萍看,汪看了照做。

果然,她靠这个角色拿到了当年的金马影后。


大导李翰祥和拜弟胡金铨


与另一位邵氏大导张彻相爱相杀的爱恨纠缠不同,李胡二人不仅共同执导了《梁山伯与祝英台》(胡金铨还做过李翰祥的助理导演),且早就结拜为异性兄弟,并列当时电影圈“七大闲”之中。


“李大黑子”是老三,胡金铨是老幺。


用李大导演的话来说,他们“不是竹林七贤的贤,也不是潘驴邓小闲的闲,而是闲游散逛、闲云野鹤、游手好闲的闲”。


据不完全统计,“胡金铨“”金铨“”小九儿“(胡金铨在家排行老九)”小胡“等爱称在《三十年细说从头》上下册中出现了156次,可见两人之间的基友情深。

                                             

 一黑一白,一高一矮,一文一武

CP感爆棚


李翰祥笔下的胡金铨,与他平日斯文有礼的形象大有出入,干哥哥干弟弟鹣鲽情深惺惺相惜,自然知道更多掌故趣闻,比如他写胡金铨去韩国捉老鼠之事,别有一番风味。


胡金铨在汉城拍戏期间等太阳出来,只要那天阴天就不出门拍摄,天天待在屋内把老鼠都逼疯了,开始大闹天宫造起反来。属猴的胡金铨干脆拉着美术一道做捕鼠夹和笼子,与老鼠大战三百回合,正所谓是“金铨布下铜网阵,悟空生擒白玉堂!”大获全胜之后,胡导还亲自把全剧组的人都给敲醒了,观摩他的胜利成果。


调侃归调侃,李翰祥对胡金铨评价颇高:


“金铨是现阶段全中国最好的导演之一,那是绝无异议的(起码我个人认为)。中英文都很有水准不说,至今仍好学不倦,日夜钻研(当然也有拿耗子的时候),最难得的就是贯彻始终,我行我素,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他有他的一定之规。


说他一意孤行可以,说他刚愎自用也可以。总之,很多人知道作为一个‘好’导演必备的条件,就是:第一‘固执’,第二‘固执’,第三还是‘固执’。一个剧本十个人导一定是十样,如果只有九样,那其中的一个导演就应该被淘汰。”



1996年12月,李翰祥片场因心脏病发过世;


1997年1月,胡金铨因心导管气球扩张手术中不幸离开人世。


一个月之内,华语影坛失去两位大师,只盼两位在天堂上谈笑风生,一道招猫逗狗捉老鼠拍电影玩儿。


会讲荤段子的顽主爸爸


李翰祥是大导,是好基友,更是个风花雪月花钱如流水的顽主爸爸。


李殿朗讲父亲对子女的爱是无私的和超前。在当年他就要求子女一定要是双语教育,并且把儿女们都送到了台湾的贵族学校上学。


这位荤素不忌的爸爸,曾经给家人唱“金箍棒,烧热炕,爷爷打鼓、奶奶唱,一唱唱到大天亮“,连还在上初中的弟弟都会唱。这样有趣、思想开明的父亲,还是符合李翰祥自己所说的,”吃电影这碗饭。需要七分靠才气,三分靠流氓气“的定位。

            

李翰祥和女儿在片场

 

虽然在精神上李家的子女们过得很是富足,但因为李翰祥会“造钱,更会造钱“的买买买脾气,“李太太张翠英一直提心吊胆。


“直至李翰祥去世,她一生紧绷的弦才放松。父亲市面上但凡有新摄影机,买!大哥大出现了,买!有块据说凿开有翡翠的石头,买!只要跟他吃饭,买单!有意德文的书,也买!东西放不下了,盖新房!其实三女儿在台湾贵族学校都一年没交上学费,校服鞋也买不起大码了。”


女儿李殿朗说父亲要能活到今天,屋子里肯定全是各款手机,当年他可是买空了京津周边的古玩店。也正是这样执着于古董的李大黑子,才会在大银幕上还原历史,让观众可以一窥古代中国的美与魅。


《倾国倾城》片场给狄龙、萧瑶讲戏

成龙唯一一部激情片《金瓶双艳》

郓哥和王婆:成龙和王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lueone 2017-5-17 13:58
李翰祥讲戏道:“她(潘金莲)一生爱武松,一直渴望和他来一下。这一刀,就像操进她的逼里!”说罢做了个欲仙欲死的表情给汪萍看,汪看了照做。李导够猛的啊,哈哈!

查看全部评论(1)

拍电影网 ( 京ICP备12002719号 ) 小黑屋|  |社区排行  |手机版|出版证